在文章的開頭,且讓我用一句話來推介這本書:請把它當作《死侍》的言情小說版,男主滿口下流嘴砲前所未見,還有各種糟污(稱讚意味)肉戲,可是只要同志們堅持下去,能看到純愛的光芒。

-------------------------------------------------------------

正文開始:

《采紅》是彩虹系列的第一本作品,也是我個人評價最高的這碗粥作品。

掩蓋在書中大量淫豔性愛場景下的,是對男女互動關係的完整描寫與理解。書中沒有什麼高大上的設定與夢幻情節,只有各種細瑣的小人物生活片段,但人物應對每一事件的言行與情感反應都無比真實、飽滿,彷彿讓人身歷其境地跟著談了那樣一場戀愛。

《采紅》故事的大意,還是那老三套——純良少女遇渣男(笑):

山城姑娘周紅紅高二時遭鎮上富戶程家的大少爺程昊強姦未遂,程昊事發後逃逸無蹤,程家老太爺為表負責,遂命二姨太所生的庶子程意頂缸,對外聲稱是程意行事。

在程家地位邊緣的程意(程父貪花早逝,程老太爺只認可明媒正娶的大媳與大孫),為了保全母子在家中的地位與老太爺許諾的家產,強迫周紅紅與他共演這場欺瞞老人耳目的戲。

不料因為各種機緣巧合,程意與原女友分手,跟周紅紅假戲真作,期間周紅紅到城市上大學、畢業求職,二人也曾在鄉下擺酒宴客,卻始終未正式登記,維持著空有習俗名分而無法律效力的同居關係。小說的開頭在七年後,周紅紅再也受不了飄搖不定的情感關係,決定與程意分開,搬離二人住處。

 

一個「七年之癢」的故事

整本《采紅》描寫的,其實就是這對小情人處理「七年之癢」的過程。

故事開頭刺激周紅紅離去的事件,就是程意的外遇疑雲——程意因為前女友時婕藝再度出現而攪亂心神,對周紅紅冷淡了一段時日,這段空隙讓原本就對彼此無信心的周紅紅更加擔憂關係已到盡頭,終於受不了煎熬而決意離開。

有個說法是(註1),外遇其實是為了解決兩人關係裡原有的問題,外遇只是刺激問題浮上台面,當陳痾處理乾淨,外遇也會隨之結束。(當然,分手也是一種處理問題的作法)

看完全書之後讀者會發現,周紅紅的受盡委屈並不是因為程意不夠愛她,而是兩個人從一開始就帶著各自的疙瘩締結關係,這疙瘩配上二人迥異的性格不斷發揮加乘效果,持續累積著「誤解→傷害→加深誤解→加深傷害」的負面循環,讓兩個互相有情的人,總是無法在對方面前當那個「讓他/她快樂、更好的人」。

因此,《采紅》的主要結構就是分為男主與女主兩條線,讓二人各自解開背負的課題,最終重新匯合為一。

 

小姐與流氓,與電燈泡

周紅紅對程意的疙瘩,在於「自己永遠是次等替代品」的自卑心魔。

她與程意的開始是一場戲,總是被程意強行當作幌子,帶出去與正牌女友時婕藝約會。在當電燈泡的過程中,她完整地認識程意對心上人的溫柔體貼、以及對自己的輕蔑冷待;當時婕藝向程意提出分手,情傷的程意將目標轉向周紅紅,更從無掩飾「找妳就是看中妳能過日子,沒有要談戀愛」的姿態,對二人的衝突從來都只用性來弭平,完全不屑談情說愛。

故事前半以周紅紅視角開展,讀者從周紅紅回憶裡看到的她,當真委屈到了極點:

程意以為周紅紅真的被長兄強暴,一遇爭執就酸她失貞破鞋;過往能對時婕藝溫柔的笑,讓她挑愛看的愛情電影,換了自己卻只得到一句「別裝公主,妳這種的我不伺候」。

在這些重磅殺招之下,程意用散漫姿態給予的各種「過日子」的對待看來都帶著貶低的意味,日久逐漸累積成負面的漩渦。當周紅紅離家半個多月,程意打電話喚她回家,理由是想吃周紅紅煮的排骨,只能加深周紅紅的憤怒悲哀。

 

孤鴻殘花,落難聚合

當然,隨著故事進行到後半,「周紅紅濾鏡」逐漸抽去,隨著程意周邊人等視角的加入(註2),讀者會逐漸發現程意並非周紅紅所想的那樣不重視她,反而珍視到了極點。兩人之間會發展出如此深的誤解,原因在於程意也有自己的一葉障目。

其一,是果斷鄙棄情愛的幼稚情結。程意與時婕藝戀愛的受挫大概也刺傷了程意的男性自尊,與其說他真的鄙夷那些談情說愛的舉動(我相信他也曾在與時婕藝的談情說愛中感受過快樂),不如說這個中二少年唾棄著那個因追求愛情而置己身於可笑境地的自我。

其二,是周紅紅的「失貞」。

周紅紅在電燈泡時期感受到程意的輕蔑不屑,並非空穴來風。從程意的角度看來,周紅紅能對著程昊放蕩(程昊出逃前曾對程意說謊吹噓此事),轉眼又為自己的皮相動心,大概在一開始就已被歸入「非善類」的範疇。所以程意可以毫不在乎地一邊利用周紅紅演戲、一邊又鄙薄著她,無須為她設想、也從不因此愧疚。

程意與周紅紅的交往,是在情變與家變的雙重低潮中逐漸發現周紅紅溫良賢淑的一面,為了換取他想要的穩定溫暖,決定容納她性格中的「水性楊花」。在他最初遊說周紅紅交往的說詞裡,也可以看出那種反正二人一個被奸、一個被棄,不如湊合截長補短的市井意味。

但真正交往之後,周紅紅的初夜恰好也未落紅,原本就重視貞節的程意,因為越來越強烈的關心則亂(註3),嫉妒壓倒了理智判斷,更無限放大了「周紅紅在性事上浪蕩無忌」的幻想心魔,否則在初交往時的假孕烏龍中,也不會毫不意外地就相信周紅紅懷了別人的孩子。

故而,程意總是一邊珍惜她的賢慧、一邊又忍不住不去痛恨她的「淫蕩」,他對周紅紅生活百般付出愛護是真的,可是不時因為嫉妒衝腦而發散的種種輕慢鄙薄、情緒虐待也是真的。(註4)

程意的矛盾蠻橫,製造了二人間不斷的傷害、以及隔閡百仞的至親至疏

可也是程意的專一執拗,造就了這個故事的峰迴路轉、柳暗花明。

 

中人之姿的門檻

程意對周紅紅的忠誠不二,並不是空中樓閣的神話。

跟《絆橙》的鐘定一樣,優秀男主身邊的人總是幫他評斷著、疑惑著,女主雖然不差,但也只是尋常的中上之姿,如何配得上條件如此懸殊的男主?對外裝華麗、內裡為鄉村漢子的程意來說,或許那些從想像中評斷他需要什麼的人,注定了永遠只會是他的外人。

程意有過兩段感情,一是古靈精怪的富家千金時婕藝,一是溫純賢慧的小家碧玉周紅紅。時婕藝滿足了少年程意對愛情的想像(所以他願意聽從那些泡妞手則扮演溫柔情聖的樣子),周紅紅則滿足了程意對家庭的想像(個性忠誠賢慧,與長輩相處良好)。

書中的少女時婕藝有一種風流蘊借的聰慧神態,讓她能站在程意身旁,而讓所有人覺得理所當然,忽略了她其實跟周紅紅一樣只有中人之姿,甚至外表還略遜於周紅紅。那麼為什麼程度相當的兩個人,提供不同的兩種價值,時婕藝就頂天立地,周紅紅就該自卑配不上程意?

或許在婚戀市場裡,忠誠注定不如風情吸睛,就像生下來就有的家庭,比不過後天追逐的愛情。只是,這些旁觀的視角(包括程意身邊的朋友、全知觀看的讀者、以及周紅紅本人),在敘事手法的引導下,終究忽略了程意對「家」的渴望。

 

 

狐狸精的村漢原形

程意是個什麼樣的人?

首先,他直男癌。

看似浪蕩不羈的程意,骨子裡卻令人意外地繼承了上一輩傳統思想,就算他後來到都市創業風生水起,走著嫖賭通吃的偏門,視覺系歌手般的俊美外表變成人人追逐的都市傳說,但他靈魂的本質,始終是鄉下山城中大家族裡的一個庶子,一個頑固古板的重視貞操的大男人主義者。

這一點看程意應對「岳家長輩」的態度其實就能窺得一二:他從小就是個張揚的混混,可當時婕藝父母反對他們交往,大街上把他罵得狗血淋頭,他的反應是默默站在原地任罵,被罵完就自行離去;當他與周紅紅交往,不管私下對周紅紅如何隨便,但在周紅紅母親面前卻永遠表現出優良女婿的姿態,攏住周紅紅娘家親友的人心。這些細微的小節,都可以看出程意對他認定的關係與倫理的重視。

其次,他隱藏著極深的、對「正常家庭」的憧憬渴望。

這樣一個承繼「封建餘毒」保守觀念的人,偏偏天生是沒名分的妾生子,從小受到家長程老太爺的貶抑打壓。可是,就跟意外地很尊重岳家長輩一樣,除了時婕藝一事因個人追求而導致衝突之外,其實程意也從來都沒有放棄爭取程老太爺的認可

程意也許會叛逆回嘴,但私下言談裡從沒有在根本上鄙棄程老太爺作為重要親長的位置,也沒有反對過程老太爺代表的價值觀(小鎮裡的宴客習俗,對他來說可能真比現代都會的婚姻登記更有效力),他對程老太爺,同樣是任打任殺、從不反抗。

對照他壓抑的索求、與程老太爺連祖譜都不讓他進的天然漠視,這種落差空洞讓人訝異也讓人心酸,也讓人更加理解程意對周紅紅代表的、「家」的意義之執著。

 

痞子的專情神話

程意的放蕩不羈,是先天不良下的破罐破摔

如果能對家庭出身有選擇,程意的性格與樣貌很可能就不是現今的樣子。而周紅紅,就是程意的「有選擇」,是程意對人生期望的寄託與經營:

程意父親貪花早逝,生前曾對程意闡述「早知道會碰到你媽,我就不會去沾花惹草」的悔恨,程意因此從小就決定為命定之人守貞。

與其輕飄飄地說,程意孺慕父親、繼承了父親的愛情觀;不如說,他是用後半生的實踐,企圖修補自己前半生最大的缺憾——若是程父專一,就不會在遇到真愛前隨意婚娶、又在婚後招惹他人;也不會因女色淘空身體,拋下真愛的二姨太母子離去。那麼程意的存在,就會跟別人一樣生下來就理所當然被認可被重視;他的成長,也會有雙親和諧健全的照顧與扶持。

程意與周紅紅建立的家庭,也許就是他幼時曾想過的,「如果他家是這樣就好了」的樣子:中流砥柱,認真養家,男主外女主內,完整和諧;他與周紅紅的緊密固著,某種程度上或許也彌補了小程意在外野放成長的飄零無依。

當程意在時婕藝處受挫,決定關閉愛情追求、看似隨便地因為周紅紅的純良而選擇她「成家過日子」,包括周紅紅本人到所有讀者在內,恐怕都還未察覺,程意將多麼重的人生寄託放在了周紅紅身上。

因為從那一刻開始,程意對周紅紅或鄭重或隨意的所有承諾,全都認真兌現了;他的人生以周紅紅為軸心而發展,所有拼博只為與周紅紅共享,在在證明了這一點。

 

爛熟的性,青澀的愛

若說本書作為言情小說有什麼夢幻之處,那就是隨著程意線的演進,女主在故事裡的位置將瞬間錯位翻轉——本以為自己只是躲在角落陰影裡自憐的小配角,卻原來自己早在很久之前就成了台上的唯一要角、聚光燈追逐的主線焦點。

(這一點其實也巧妙地映襯了程意自己在前一段戀情中的錯位:程意原以為自己是時婕藝故事中的主角,卻發現自己只是配角小三。程意追逐失敗的主角位置,他自己打造了一個,然後親手把原是配角小三的周紅紅托了上去。)

隨著程意性格的逐步飽滿、付出的逐漸揭露,再回頭去看程意採下心頭紅花的歷程,會覺得簡直就是萌到不行的puppy love:

(迷之音Q:「你是說沒等到成年就把女主角翻來翻去OO又XX的puppy嗎?」「還是那個嗆女主『我哪有逼妳,是妳的屄勾著我不讓我走』的puppy呢?」)

(迷之音A:「呃……puppy也是禽獸嘛……」)

本來心頭還在矯情抗拒,不甘接受「瑕疵品」,可左等又等、等不到那個瑕疵品來要自己,於是想也不想了,直接湊過去「下好離手」;

交往後發現周紅紅沒膽氣跟來倒追的女孩嗆聲,就故意宣稱程府管家在後面看著,讓周紅紅拖著手走遍全鎮,然後得意洋洋地說「讓妳宣告主權」「滿意了吧?」;

看電影把周紅紅弄哭了,就瞎扯老太爺規定他電影要看愛情的,再去看愛情電影補回;

上門探病卻假裝要來強姦,恐嚇對方不準離心後,才高高興興給人削水果換冰敷毛巾(簡直毛病);可誤以為周紅紅懷了別人的種,卻又二話不說打算結紮,準備認下這個孩子。

程意對周紅紅的付出從來都是實在的,周紅紅彆彆扭扭、畏縮著不敢去要,程意也就順坡下驢,彎彎繞繞、維護男子氣概地給。

在從小混跡市井、早活成人精的程意眼裡,周紅紅自以為隱藏地很好的暗戀情愫、委屈隱忍其實都如明鏡般一覽無遺,他嘴上毫不留情地戳破周紅紅的口不由心,手上卻把自己能填補建構的都給了出去。當周紅紅埋怨二人初夜的受迫與粗暴,程意版本的歷史卻是「我不承認妳是我媳婦的時候,妳就要哭的樣子,直到我進妳洞,妳才得意」。

 

挽回:不容結束的現在式

周紅紅貫串全書中的憂懼,就是程意終將會為時婕藝拋下自己,而透過程意多年老友兼下屬的回憶,程意種種言行都表明他早就選擇了周紅紅。就算捨棄這個第三人的旁觀心得,當本書的故事真正開始,從程意處理與周紅紅分手過程的態度差異,就能看清兩段感情的孰輕孰重。

單親家庭的周紅紅,不能接受關係裡有第三者;而大男人主義的程意,容不得女人提分手。少年時期的時婕藝一提分手,程意為了維護自尊打落牙齒和血吞痛快答應,可換成周紅紅提出分手,程意的「維尊系統」是這樣運作的:

n次提分手   → 口頭:各種沒聽到、不承認 / 行動:趕去挽回(大幹一場)

不小心同意分手→ 口頭:關靜音、對外假裝沒發生   / 行動:反悔拖延+喝到胃出血+藉病裝可憐鋪紅毯等對方走回來(找機會大幹一場)

「前女友」要找別人→ 口頭:他媽的還說個屁   / 行動:直接毀約,把對方抓回來(大幹一場)

程意挽回周紅紅的方法,依然複製著他當初得到周紅紅的行為模式:胡攪蠻纏、用性的施惠與施暴加以控制——或許在程意看來,他與周紅紅就是性與生活的結合,對他來說,這兩樣食色性也的人生大事已足夠締結百年之好。

可周紅紅作為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女人,卻不能免俗地追求著愛情。七年後的她,對二人情感的憧憬已全然破滅,不再有當年半推半就的配合,也讓操作人心向來十拿九穩的程意,陷入了無措的迷茫。

也許人就是有那麼點賤性,跟當年開始關係的情況一樣,只有面臨周紅紅的拒絕,程意才能認清自己真正的想望。

當程意奉行半生的觀念與行事準則一次次碰壁,當對周紅紅的渴求一次次壓倒自己最重視的男性自尊,諸般痛苦挫折的映照才讓這個對情愛駑鈍的男人慢慢看懂了自己,懂了「媳婦兒」在自己生命中的重要意義,於是才有了相應的改變與妥協,讓小說情節不止步於西風反壓東風的理想化公式。

本書描寫的程意的挽回,是對周紅紅的療癒,也是程意對自己的重新理解、以及人生下半場的開展。當向來是實幹派(←文雅的那個意思)的程意開始實行各種改變,也開始在雙方的變化裡,點滴感受到所謂「情愛鳥事」能帶給他的暖心愉悅。

 

中二情侶的成熟

隨著程意的努力,周紅紅也因為安全感的點滴回流,逐步憶起從隻身在外求學、到逐漸在城市立足的時光裡,程意始終在背後支持的百般保護照顧。讓本書末段的氛圍,隨著主角逐漸解決關係課題、再度交融的過程,轉向純粹的暖與甜。

周紅紅願意開始正視自己也有經營關係的責任,對程意表現柔軟;意識到纏繞程意心頭多年的陰影,首次認真地說開了當年並未失貞(註5),也開始願意克服不如時婕藝的自卑心結,走入程意在外的交友圈

程意則給了周紅紅渴求的溫柔。程意轉變的契機,不是為了交易周紅紅的回歸而再度演出「噁心巴拉的花招」、不是做這些事能得到什麼快感,而是周紅紅初回歸時為了解氣,一味任性乖張,程意卻在她仗著寵溺而張揚的笑臉上,見到了從未見過的動人神采。

那種感覺大概是,一直以來他精心地養著一盆花,用了最好的土最好的水最好的盆,最後卻發現原來花朵在陽光與微風下開得最美,那怎樣種花不是種,有什麼好矯情抗拒?(中二少年的成熟啊……)

程意終於在床笫歡好之外,認真地對周紅紅說了情話,贏來周紅紅歡欣的淚水。然後程意找回了當年母親為了生計賣掉、只傳媳婦的傳家珠寶,與周紅紅歡歡喜喜扯證結婚——從頭到尾,這都是他們二人的故事,外圍各種虛張聲勢的第三者們,從沒有踏足的位置(註6)

本文的最後一個番外篇,描寫周紅紅離鄉上大學的過程。周紅紅的首次離鄉,還是小混混的程意自告奮勇送周紅紅到外地,因為買不到火車坐票,便帶了張小塑膠椅倚在周紅紅身旁的走道上,嘻笑著坐了七個小時。陽春粗陋的處境,讀來卻無比溫情熨貼——原來那個後來將一切都給了她的男人,在一無所有、連愛情也縹緲難辨之時,就已這樣傾其所有地愛著她。

文章的結尾,程意再次送暑假結束的周紅紅回校,然後馬上轉搭返程火車回鄉考長途駕駛證,因為程意捨不得周紅紅搭長途火車辛苦,決定學開車送她上學。在離別的月台上,程意對周紅紅說「媳婦兒,我會讓妳過好日子的」,周紅紅抱著他哭。讀到這個片段時,腦海裡的想像畫面總要為他們灑上一片陽光,正如作者經典的收篇之筆:

程意就是那個程意。他嘴賤,他下流,他愛周紅紅。

 

 

註1:語出大家的唐國師,她在某次直播中說了這個觀點,規勸陷入秘密戀情的小三盡量清醒抽身。

註2:程意不耐煩細究花花情事,對情愛理解十分駑鈍,所以書中程意反思己身情感的部分少且形容模糊,完全符合程意的性格,我覺得作者處理得很棒。

註3:對程意來說,周紅紅沒落紅代表的不只是失身於程昊,連帶地也讓程昊的吹噓有了坐實的可能。程意表面上抓著貞節有無不放,但真正讓他入魔的,其實是由此而來的、對周紅紅情愛性格的整體錯誤認定,加上捕風捉影想像加乘的結果。

可以說,「失貞」一事對程意來說會有嚴重的影響,卻不足以導致絕對的毀滅,真正發揮效力的,是程昊捏造的各種吹噓渲染,以及二人完全閉鎖的溝通模式。

註4:程意對周紅紅感情不深時,對周紅紅的「水性楊花」還能得過且過;但當他在意周紅紅越多,這根刺就傷他越重,所以他必須也傷一傷周紅紅,才能達到心理平衡——反推回來,程意對周紅紅的每一次攻擊,其實都是他越來越重視周紅紅的標記。

因為在有餘欲的情況下,程意大都選擇當個舉重若輕的痞子,喜歡表現得很罩,能輕鬆解決問題。當他卸下嘻皮笑臉的面具,釋放攻擊性,正是因為重視而失去餘裕、不知如何處理傷痛的表現。而這種不成熟的情感方式,也造成了二人累積七年的傷害。

註5:這裡的描寫真是很美。當程昊再度現身,周紅紅發現程意有此心魔時,第一反應不是為自己「申冤」討公道,而是心疼程意竟被此折磨多年,所以著急解釋釐清,這就是程意離不開的、周紅紅的愛啊。: )

註6:程意也曾對時婕藝付出真切的戀慕與不離不棄的執著,時婕藝當年分手的真相也確有曲折犧牲的苦衷,若這對互有真情的男女繼續發展,確實也可能成為和今日的程意周紅紅般的緊密愛侶。

但事實終究是二人的戀情早夭,沒能走到那樣豐厚的累積。七年後當時婕藝再度出現,試探性地問程意愛不愛周紅紅,程意沒有回答,只是送時婕藝回家,就用行為表明了他的感情事只是他與周紅紅的事,時婕藝在此項已然是外人。

小說開頭程意因知曉時婕藝真相而逃避周紅紅的冷淡期,相信他也在消化自責悔恨的複雜情緒,所以無法面對周紅紅。但那並非是因為勾起對舊愛的眷戀而悔恨現今,大概更像是一種「舊愛因我受苦,我如何能若無其事享受快樂」的負疚感,是惦念重要故交的情義,卻不是想重結鴦盟的情愛。

(最好的證明就是,當程意還在糾結好複雜好苦惱怎麼面對周紅紅,但周紅紅一消失,程意的糾結馬上全部消散,只剩下「我要」,跟七年前一模一樣。只能說唯有程意,始終如一。XDDDD)

-----------------------------------------------

薇拉碎碎念 1:

我覺得周紅紅的形象整個很像《亂馬1/2》的天道茜,彆扭、愛吃醋、不坦誠,不溫柔,跟亂馬身邊各種功夫少女相比平凡許多,但這種觸手可及的可愛,在日常生活中卻很受男生歡迎。

小時候很喜歡小茜,但長大後才發現,原來小茜這種個性就叫做「盧小小」,還讓她蟬聯了很久的「最討人厭女主角」寶座。所以對於周紅紅的各種不懂溫柔不解風情,談個戀愛像是要幹架實在很有親切感。XD

程意則更像犬夜叉:各種忠犬該做的都做了,但態度粗魯,還有跟前女友糾纏不清的疑影,活該被「(台語)做到流汗、嫌到流涎」(笑)。

 

薇拉碎碎念 2:

雖然小三跟前女友什麼的都很討人厭,但其實我並不討厭時婕藝。

時婕藝當初因為家族遺傳的精神疾病發作,不願拖累程意,寧願自己當壞人,編了那個小三的故事與程意分手,這種善良與悲哀總讓我想起《白馬嘯西風》的李文秀。

只是時婕藝沒能力做到李文秀的堅毅,在狀況不佳的時候hold不住自己,做了「晚節不保」的試探,可本心並不算壞,否則眼光這麼毒的程意當初又憑什麼喜歡她呢?

(當然或許也是因為程意很站得住,沒讓時婕藝的影響與試探擴大,不然也許我對這個角色的觀感就不同了吧)

又,七年後時婕藝精神病的復發,起因於被國外認識的情人始亂終棄、又流掉了孩子,程意在尋找這個人的過程中發現對方可能已婚,故事尾聲程意則簡單地告訴周紅紅這個人找到了,現在離了婚陪在時婕藝身旁 → 總覺得,應該是程意動用了惡勢力硬把渣男綁回來當時婕藝的藥吧?想到就覺得解氣!XDDD

 

薇拉碎碎念 3:

如果要為主角們找真人版的形象,我覺得周紅紅和時婕藝也許就像《光陰的故事》裡的陳怡蓉和賴雅妍,陳怡蓉有種清純的健康美,賴雅妍周身籠罩「我是大美女」的風流韻致。

兩人顏值差不多但各有擅場,完全可以體會她們對男性的吸引力。若與這樣的女孩結識於少艾,一起共享美好的青春時光,以後還要一起成熟一起終老,又有誰捨得放手?

你說她們都那麼漂亮,哪裡平凡?

我想書中所謂的中人之姿,是相對於程意身處的美色市場、還有他本人妖孽級的長相而言,所謂能搭配程意的「傾城傾國大美女」大概是吾愛范爺冰冰這等禍水型的。但在日常生活中,周時二人應該就像陳怡蓉與賴雅妍一樣,根本就是超搶手的漂亮女孩——話說程意這痞子,哪裡會虧待自己?

至於程意的長相老實說我想像不出來,現實生活中長相漂亮到邪氣的男星似乎都偏瘦弱(自動帶入日本視覺系歌手......),主打美顏與肌肉並具的韓星我又都無感,附圖裡黃騰浩小混混邪氣是有點像的,但就是少了點什麼,乾脆就停留在漫畫式的形象上了。

 

薇拉碎碎念4:

故事末段啟發程意覺悟的男聲版《如果沒有你》,網路上有蕭敬騰跟李代沫兩個版本,也都在成書之前出現,不知道是那個版本變成作者的靈感。(不過我自己還是喜歡莫文蔚的原版)

 

 

 

聽著《如果沒有你》,想到這個故事開篇時周紅紅的心境,也許就是這首《趁早》吧。

我可以永遠笑著扮演你的配角,在你的背後自己煎熬,

若有情太難了,想別戀要趁早,

就算迷戀你的擁抱,忘了就好。

美好的九零年代,當真是當今大眾文化的沃土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薇拉 的頭像
紅薇拉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