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這兩篇描寫初戀的故事都在我心裡留下了深刻的痕跡,

同樣簡潔的篇幅、同樣清淺的筆調、同樣雋永的情感,

甚至女主也同樣以「春」為名。

 

兩個原創名家不約而同地做了此等反璞歸真的選擇,

讀著讀著彷彿被提醒了,被視為俗字久矣的「春」,

代表的其實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年華,最真摯無偽的情感。

 

小說文案:

她向來是個安分守己,責任感強烈的好人。
六歲以前以為自己要做丫鬟,於是每天練習打掃衛生。
六歲以後因著師父一句「把斬春劍給你繼承」,
從此得到赫赫有名的斬春劍就成了她的人生目標。

奮鬥吧!葛伊春!
那些情情愛愛,都是浮雲啊浮雲~~

斬春,到底是斬斷了誰的春天?

 

心得正文:

《斬春》的結構,其實就是一部主人翁告別童蒙、下山歷險的公路電影:

女主葛伊春與師弟楊慎(被伊春改稱「羊腎」XD)習武初成,奉師命下山歷練,以決定誰是師門至寶斬春劍的繼承人。

伊春是個心思恪純、大智若愚的人物,表面看似愚鈍可欺,其實不過是一眼看透世情本質,平靜地接受了萬象。

這樣的主人翁,注定身邊要環繞著諸般糾結複雜的人事來作對照,諸如斬春劍的秘密,乃是要同門相殘、活者為王;諸如伊春身邊的羊腎、舒雋、晏二少等人,無不背負著沈重的心結而欣羨伊春的自由如風。

 

無知無愁待斬春

而在這部公路電影裡,看似題名所寄的斬春劍,不過是作者虛設的幌子(正如其本質早已在劍鞘中腐鏽多年),作者真正要描寫的,是將主人翁生命中最純真美好的春季一刀斬斷的完整過程。

因為是先看了網路上的推薦討論才看的文,在開讀之前,我就已經知道伊春會與羊腎萌生戀情、知道羊腎會死去,所以免除了真正讀到羊腎死去段落時那種天崩地裂的驚駭。

但也因此,在閱讀羊腎與伊春相伴遊歷的情節時,反而更能察覺作者如何精心處理二人情感滋長相處的每一個片刻。

描寫伊春與羊腎的每一行文字、每一個段落,都像是細緻養護的花瓣,刻意抽去所有虛飾,稚嫩美好、毫無防備,你在這一刻將之捧於掌心珍愛,心知其下一瞬便要凋零——這種心情不屬於對未來懵懂無知的故事人物,而是讀者與作者因為裡外交相賊而共同經歷的送春之悲。

 

惜弱只因惜春

楊慎長什麼樣,她壓根沒關注過。這會兒回頭去看,他剛好嫌擋在額前的濃密頭髮礙事,全撥到了後面,露出飽滿的額頭來。

出乎意料,倒是一張精緻秀氣的臉,睫毛長而濃密,不輸給墨雲卿臉上那兩把小扇子。

但總覺著這孩子看著就不像好東西,像是一肚子壞水,又或者可能隨時會悄悄在背後給你一下子的壞蛋類型。

伊春回頭,說:「他長了一張壞蛋臉,不過人很好。」

......

在伊春家的這幾天,楊慎與伊春爹下了十七場棋,四負十三勝。幫伊春娘洗碗,砸破碗碟三對。替二妞從井裡打水,拉斷繩索五根。與伊春拆招八場,四勝四負,打個平手。

無論如何,他似乎過得很開心,縱然他笑起來像奸笑,睡著了像在打鬼主意,爹娘還是用寬大的心胸接納了這個很不錯的小夥子。

即使因中道消逝而未能成為伊春之歸宿,我認為羊腎仍是這個故事的男主角(註) 。故事的上半卷描寫伊春與羊腎的相知;故事的下半卷,是伊春送羊腎從自己生命中離開、接納未來的過程。

主要男配舒雋無疑是最適合伊春的人生伴侶,羊腎卻是伊春生命的一部份,羊腎就是伊春、伊春就是羊腎,他們共同經歷的,是每個人稚弱而不完滿的最初。

相較於穩定如山的主角、金光閃閃的舒隽甚至晏二,羊腎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比別人弱上一截:他有武學資質卻不如伊春、他心智縝密堅毅但缺少歷練謀略、他愛伊春但也曾因報仇的誘惑而動搖掙扎。

可是這個「表現不佳」的羊腎,從故事起始,擁有的就比其他人少、背負的又比其他人多:他身負被仇家滅門的血仇而被減蘭山莊從市井中撿來當弟子;師傅因他武力不如伊春,只將斬春劍的秘密告訴他,吩咐他偷襲殺死伊春。

伊春遨翔探索天空的時候,羊腎被命運釘在黑暗的坑底謀求成長,獨自面對各方重壓拉扯,苦苦掙扎。他沒有舒雋的家學淵源、沒有伊春的溫暖家庭與天賦奇才,他在故事開局的起點只是兩件打滿補丁的爛衫、一雙破草鞋、以及堅持筆挺的站姿。

天生長了壞人臉的羊腎,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推著他往壞人的路上走。不過,他遇到了伊春。

 

一無所有,唯有自己

在羊腎自己大概都不能再相信自己是好人的時候,唯有伊春堅信羊腎是好人。伊春給了羊腎信仰,羊腎便追隨。

十五歲的羊腎覺知自己對伊春的心意,試著步步向心愛之人趨近,在黑暗中踏出的每一步足跡,都是艱難卻清晰不移的許諾;

十五歲的伊春不斷否認閃躲,卻無法避免被羊腎的腳步帶著向前走,在惶惑渾水中漸漸釐清自己的情思,一夕生出女子的嫵媚。

笨拙的親吻、莽撞的互動、吃癟中招的經歷,伊春與羊腎共有的一切,無不微小疏陋、充滿缺憾。可是他們一邊飄搖著、一邊朝向未知探索的無畏腳步,又是如此充滿朝氣,晨露般清新純粹。

在上上籤繫住的虔誠中、在擂如戰鼓僅有自知的心跳中,因為身無長物,所以無有外因干擾,拿出來交換的,都是最真最好的自己。

這就是人之初,春風拂面、柳盪如絲

即使後來的舒雋擁有一切完成式的強大條件,刻畫舒雋那樣精心的工筆設色,也比不過此等真摯的白描。

 

送春而後續華年

只可惜,在這個故事裡,人之初的美好就要先造就、然後摧毀的。

就算十五歲的羊腎已經擁有連晏門副手也要忌憚的特質;就算故事裡外的每一個人都知道「莫欺少年窮」的道理;但強能凌弱、時不待人同樣也是亙古不變的規則。

羊腎沒有其他人的籌碼,同樣也沒有化險為夷的好運氣。因此,尚未長成的羊腎,終究是無有任何成就地,死在一場粗陋的陷害裡。

那個傳奇的、英年早逝的晏門前代少主,是帶出舒雋背景的楔子,更是送羊腎離去的陪嫁。即使羊腎自身與讀者都有那麼多詫異不甘,也還是要跟世上其他大人物小人物一樣,帶著無盡的眷戀結束了自己的故事,化為蘇州山頭上小小的墳碑。

伊春劫走了羊腎的屍身、平靜地接受了羊腎的死亡;她不是會被外物束縛的人,包括悲傷。在後1/3的篇幅裡,伊春獨自遊歷,與舒雋越靠越近,自知舒雋將是自己下半生的伴侶。

在正文的最終章,伊春與舒雋歡好、真正接受了舒雋。在歡好後的夢境裡,伊春夢見與羊腎在師門後山的桃花林中重會,這是下半卷以來伊春的意識第一次撕開一道口子,壓抑了半部書的悲意開始從中蔓延,綿綿無絕期。

 

接受殘缺的功課

伊春夢中的桃林只有光溜溜的枝椏,花還未開,宛如他與羊腎共有的、總是那麼青澀未完足的狀態;而長大的羊腎穿著齊整無補丁的衣服,自信地露出額頭,光潔溫暖,對著伊春笑。

這樣簡單的夢中相會,卻濃縮了伊春與羊腎一生的相知與相憐:

從什麼都沒有的最初、到擁有了許多的最後,最憐他的,不過是想讓他擁有同旁人一樣的保護與安穩,無須再單靠破衫下的傲骨去抵抗造化的剝奪。即使只是個人的潛意識,自己也同樣深知,對方所求唯有自身安好快樂。

也一如夢中情境,羊腎半生的執著奮鬥,最終只換來由爛衫掙到好衫那樣微不足道的進展;即使伊春代羊腎尋找仇家,卻發現仇家已在江湖紛爭中面臨衰亡,她終究不能為羊腎做些什麼,不能以羊腎之名掙一個揚眉吐氣。

羊腎始終微小,志向不得實現,因為他身上蘊藏的每一種未來的昂揚開展,在早夭的瞬間,就已全部掐斷。再怎麼愛他憐他、再為他不捨不甘,羊腎的一生,就只有如此了。

伊春在夢中正視且接受了這件事,然後她放羊腎離去,讓已經結束的事,真正地過去。

失去的悲傷推動了伊春,讓醒來的她對舒雋說出當年來不及說出的那句「好,我們永遠也不分開」。這是她欠羊腎的、欠舒雋的、也是她欠自己的一句話。

珍惜眼前的認知,卻要靠曾經的失去來習得。

這種失去令人如此不捨、如此遺憾,卻又如此沒有辦法。

這就是生命中必然經歷的缺。

 

 

註:

嚴格說起來這個故事的主角只有伊春,如果要有個男主來與女主匹配,這個男主無疑地就是羊腎。

據說這個故事連載時曾經大修,現在看到的劇情與結局都與本來設定不同。在作者有心的精修下,即使舒隽從第一章就陪著女主、又成為女主最終章的歸宿,但舒雋在這個故事裡依然屬於工具性的角色,負責承擔 [伊春失去羊腎後的命運] 之任務。比較殘酷地說,羊腎是用靈魂寫的,所以充滿瑕疵;而舒雋是用套路寫的,所以強大完美......

這樣說並不是要貶低舒雋,相反地我很喜歡這個角色,而且也很感激這個角色的存在,如果沒有舒雋的美好,作為一個過度投入的讀者我應該沒辦法撐過羊腎死去的悲傷T口T

閱讀的時候很強烈地覺得,舒雋的原型應該來自這裡

 

 

銀魂的高杉,(作者另一本作品《三千鴉殺》都直接引自高杉晉作的詩句「三千世界鴉殺盡,與君共寢到天明」了),不知作者是先愛上漫畫的高杉、還是歷史上的高杉,但月下穿著華服、彈著三弦琴的冷豔浪子,真的非常迷人,讓作者愛到把他調出來當工具人都是雕琢地光彩逼人,還寫了好多番外送他啊(笑)。

 

2017.09.12補記:

偶然找到《斬春》改編的網路動畫《斬春劍》的片尾曲,在一片俗濫到已經有點令人厭煩的古風歌曲中,這首《入雪逢春》意外地切合作品情境,羊腎與舒雋花與雪的對比纖細精確,寫得好極了

 

花滿肩,怎不見花間少年,

再度摧傷我那千瘡百孔的讀者心啊 (☍﹏⁰)

 

 

創作者介紹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很喜歡妳的分析。
    借由妳的視角得到很多新想法,謝謝
    妳有fb嗎?pixnet一堆廣告,不愛這個平台
  • 我沒有臉書耶,因為我是老派孤僻症患者,
    臉書對我來說太逼人了......
    謝謝妳的回饋,希望有緣再相逢 :P

    紅薇拉 於 2017/09/02 18: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