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文案:

小春坐在屋子裡,想著剛剛大師兄說的話。

過了一會,屋外走進來一個人,光著一雙大腳,頭髮亂蓬蓬的,滿身沾的全是泥。他垂著頭,眼睛上纏著厚厚的布條。 

小春往下一瞄,看見他那隻粗糙的大手裡攥著一根小小的野花,那花零散得就剩三個瓣了。

可他還是攥得很仔細。

小春沒出聲,他不知道她在哪,就直勾地對著書架發呆。小春撇了撇嘴,嗤笑一聲。

「你個傻子,這邊啦。」

——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傻子,遇見另一個傻子的故事。 

本篇是輕鬆種田小白文,大家放棄腦子地讀吧。

 

心得正文:

相較於《斬春》的「平淡雋永滲透虐」(嘆氣),《深山有鬼》更像是一個單純的武俠/愛情寓言,簡單甜美的敘事筆調,偶爾透露出亙古時間包容紅塵萬象的滄桑。

《深山有鬼》的世界觀,建立在一個劍的傳說上:「烈陽掩,太陰出,薄芒蕩鬼,萬劍歸宗」。

在這個武俠世界裡,每百年會出現一把統領萬兵的神劍,此劍不但因得神而能化為人形,擁有這把劍之人,也等於擁有了百年間武林霸主的地位。

在故事開始的時候,上一代的神劍「烈陽」氣數將盡,注定承繼烈陽天命的神劍「太陰」尚未現世,傳說太陰劍藏身於古老的薄芒山中,但誰也不曾見。

故事的女主小春,是薄芒山下的種藥女;男主李青,便是那把靈智未啟的神劍太陰(笑)。懵懵懂懂的人與懵懵懂懂的劍靈在山裡相遇,產生了萌到極點的感情。

 

我不會害你,你會害我嗎?

我知道,其實不是所有人都能拿起你對不對。我能隨隨便便地拿起劍,揮動劍,只是因為你願意。

小春初遇李青,李青因未經點化、靈智未開,雖有人形,但只是個目盲畏光、話都說不全,只會「咕嚕嚕」嘟囔的傻大個。

其時,李青的養父——最初在山裡發現修練成人的太陰、默默守護其六十年以待天命的無名俠客——老邁病危,李青違反養父之命,下山至小春藥圃偷藥被小春抓獲,小春憐惜這父老子傻的組合主動相助,卻讓這把神劍就此認了村姑小春為主。

在這個故事裡,「神劍認主」和「愛情滋生與認定」的過程緊密扣合,互為喻證。李青的養父殷殷叮囑李青人心險惡、不可顯露本真;引誘小春學劍的賀延之說「劍之道,在於還劍本真。劍式可掌,劍真不易得」。

於劍也好、於人也好,層層隱藏保護起來的本色與真心確實難求;只要得到,確實也如同擁有舉起地球的槓桿,幾乎無物不可御。

可世人眼中最難尋的本真,在無邪的李青與小春這兒,不過就是最簡單的「我不會害你」、「你會害我嗎?」的確認;「劍真」背後聯繫的龐大權勢利益,抵不過大塊頭激動捶胸的滿腔歡喜。

 

優秀是世間的,你是我的

「在這世上,所有人都想做聰明人,他們自認為看到了事情的真相,卻不知真相往往更迷惑人的雙眼。劍靈並不複雜,他們只追尋自己的心。當初張繼將全部的靈魂與性命投在烈陽之上,我感受到了,所以我俯首稱臣。」

從開始就處心積慮謀求太陰劍的天才劍士賀涵之,其實就像是《斬春》裡舒雋的角色,若造化願意保存伊春羊腎二人,就注定只會是個旁觀者。

賀涵之有更強的能力、對太陰劍的本質有更豐富的理解、甚至有更契合太陰劍的特質,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他都比小春更適合太陰劍。但是,李青的天命就是小春。(而且這個故事的作者是他二人親媽,不是隔壁棚那個後媽……怨念……)

小春完全不懂李青的價值,李青是山豬精或溫泉精對小春而言完全沒有區別,李青的劍氣對小春來說就是「用你那個嗖嗖嗖來幫我削木頭」,但她對李青的好,也從來不因李青的優劣而影響半分。

小春認識的李青,只是智能不足空有蠻力的山中野人,即使會因世人眼光而難堪顧慮,但一看到李青難過,那些難堪瞬時冰消瓦解不復想起;因為李青吃醋的一句要求,美男賀涵之的劍術課馬上被小春輕鬆拋諸腦後,反正跟李青胡比亂畫的時光更為快樂。

當二人經歷連串事件,李青終於學會叫小春的名字,小春淚流不止,覺得一切都值得。他們交換的,是最純粹的兩相為好。

即使小春暗戀大師兄衛青鋒多年、又為其考入劍閣學劍,可一旦賀涵之提供能讓李青不再畏光的秘方做餌,小春便無第二句話地拜入賀涵之院中;一如李青為了追隨小春天真的念想而踏出歸屬的薄芒山,從此啟動武林氣運輪轉的樞紐。

於小春於李青,這些巨大的更動,不過是為了對方的歡喜。這種純粹的戀慕與依賴,鎔鑄了兩個靈魂的契定與歸屬,即便李青因為覺醒而踏上九霄之高,二人之間被世俗的尊卑貴賤遠遠相隔,靈魂的契合也不曾改變。

 

「歧異」不注定「岐路」

當他尋得世間萬劍鋒芒,當他守得憫劍山莊百年繁榮,當天命終結,劍鈍,氣衰,他又當如何。

她怕,因為她曾見過梅茹的終途。

小春與李青的本質、以及身負之「天命」無疑有著巨大的差異,李青的覺醒也注定不可遏止。作為一個俗人讀者,也不免為小春擔心那可能的「悔教夫婿覓封侯」的陰影。

所幸,這個故事是承認世故但不依循世故的。在故事的末段,小春與李青經歷的別離與複合還是那樣,因為簡單之至,反而世間難尋。

李青承應天命、覺醒的瞬間,被賀涵之搶得了先機,他將自己的真氣與劍氣融為一體,帶走太陰劍,成為武林霸主(註)

小春與大塊頭間的情感連結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她只能隨衛青鋒回劍閣靜靜生活。而忘卻所有前緣的李青,身處尊榮無比的高位,天生的傲氣不容任何人親近,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一直綁著那條手工粗糙的覆眼帶,也不明白心裡的空缺從何而來。

他們各安其分地過了兩年,直到兩年後賀涵之以論劍大會之名帶著李青重返劍閣。

對小春來說,華衣威重的李青已經不是當年的大塊頭,本不願認他;但最終見他在往事間迷茫的孤寂,依舊忍不住憐他。小春的憐愛沒變、李青的純粹也沒變,於是二人再度綁到了一起。

李青強烈阻止小春與他人學劍;小春瞬間忘卻所有傷損為李青付出;李青毫無二話為小春而遷移,改變武林氣運。即使李青已全無舊日記憶,當他二人重逢,所作所為依然循著初識時的軌跡再度重演。

李青對賀涵之說:「這世上有條道路,在行者千回百轉之後,依舊是唯一歸宿,那就是天道。而順應這條道路,於我而言,便是天命。

如果將這個完成天命的過程對應現實,就像是一對少年結緣的愛侶,在成長的過程中,為了印證自我而忘卻本心,傷害了另一半而分開;可是靈魂的本質未變,是以終要去追尋對方留下的印痕,再度嵌合為一。

這個結局無疑是圓滿美好的,可重看月圓,卻讓人生出無比惆悵。

因為春暖花開時節由衷歡快的萌動靠近,跟秋涼時的依偎相屬,終究是不同的。

那個「咕嚕嚕」了大半本書,滿心依戀不知如何表達,必須時刻把玩小春衣角的大塊頭,是真的隨著薄芒山的悠悠霧靄消逝,再也不復存了。

 

 

註:

其實我覺得這個過程很色,因為賀涵之還要繞到李青背後將真氣灌入他體內,怎麼看都很像小三強上男一橫刀奪愛……但是這個想法太歪了我不好意思公開放在正文裡(掩面)。

(謎之音:難道就有臉公開放在註文裡嗎?)

創作者介紹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把妳推薦的全部都看了,妳的喜好跟我好類似,拜託再推薦幾本水準之上的書,陷入書荒中。感謝。
  • 其實我入坑時間不長,而且也都是看網路上推薦的書,所以我知道的都是舊書...(汗)

    除了寫文推薦的之外,我很喜歡袖唐的《金玉滿唐》,還有多木木多的《清穿日常》跟《二重桐花門》,但這些書本身已經很知名,很可能你也已經看過了吧 ^^"

    紅薇拉 於 2017/09/14 16: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