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偽兄妹、真戀父文。

我自己喜歡這種有豐富對照跟隱喻的作品,所以願意花費很長的篇幅來闡釋我感受到的東西。但我也有朋友相當痛恨這一套,每看此類小說電影必定破口大罵,所以應該也有很多人看完之後想翻桌XD

在閱讀這部作品之前,建議不要期望太高會比較開心。

這部作品的調性很像一部古早少女漫畫《紅茶王子》﹝←整個暴露年紀﹞,劇情主體是數個優秀男青年充當少女的守護者,圍繞著她展開溫馨幽默的生活,現實殘酷或情愛糾葛都隱藏在水面下淡淡帶過。其愛情描寫往好的方向說是《國風》那種麗而不淫的民歌情懷,往壞的方向說就是隔靴搔癢,請自行斟酌。:)

      

(作者山田南平新作《櫻花紅茶王子》,本書大抵就是這種乾淨甜美、溫暖輕鬆的風格)

 

 

小說文案

【文案一】
上輩子,她努力過,掙扎過。最終,敗給了自己的平庸。
這輩子,她認命了。

【文案二】
 母親去世後,重生的夏柔作為孤兒被母親的情人收留。又一次進入曹家,面對著這些喜歡她或者厭惡她的人……
 她並無奢求,只求重活一世的人生,不要再一敗塗地……

【 一世錯過,一世寵。 】

 

正文開始:

很驚人的作品。

初看網路上的評介,以為這是模擬《白兔糖》,由溫馨領養生活驟轉兄嫁結局的甜寵文;

讀到中途,以為作者是帶著某些批判或揭露的意圖,刻意描繪無血緣男女相處時遊走倫理邊界那種模糊曖昧的情慾流動;

可讀到最後卻很驚訝地發現,本書相當廣泛地探討了各類型的女性讀者希冀在言情小說中被充實圓滿的情感依戀與安全感需求,而一切的探索,從頭到尾都包覆在「甜寵養成文」、「理想家庭文」的平淡溫馨表皮下。不知道作者沿著類型框架寫作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樣的宇宙粒子質變,才會碰撞出此種探索筆觸。

 

甜寵:Suger亦是 Dad

言情小說作為成人童話/精神鴉片的一種,最受歡迎的主流類型仍是像時尚雜誌那樣展示奠基於錢權之上的美好生活,女主藉由愛情的追求,最後得到精神與生活兩方面的穩固依託,人生從此擺脫不定的風險疑影。

這種精神在「甜寵」、「菟絲花」、「男強女弱」等文類中發揮到了極致,有個被無數原創小說輾轉化用的名句「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細心保存,免我驚,免我苦,免我四下流離,免我無枝可依。(註1足為代表。

這樣的情懷究其本質乃是一種戀父情結:因為自覺弱勢,所以希望能回歸到兒時被照顧的狀態,逃避身為成人的生存責任。同時,這樣的逃避以「真愛」為名,永遠地免除了色衰愛馳而見棄的風險,從另一角度看,同樣是兒童在家庭裡永遠都能得到照顧的安全感的變形。

另外,女主用愛情換來的美好生活,既與金錢權勢密不可分,就無法擺脫物化買賣的陰影。網路上同樣有個標記出於魯迅的名句,說婚姻不過是嫖客與妓女的長期契約,雖不知是否真為魯迅所語,卻也著實是令人避無可避的尖銳質疑。

在《如果你是菟絲花》中,女主夏柔貫串全書的心緒糾結,就是作者隱藏的,面對這些自我質疑的辯證。

 

服從天命的菟絲花

本書女主夏柔,自小在菟絲花性格的母親成婉身邊長大。

成婉因生性柔弱、無有生活能力,三十歲時被不堪重負的丈夫無情拋棄,本要帶著七歲的夏柔尋死,卻意外被喪妻多年的軍閥頭子曹雄(註2所救,成為曹雄的情婦。八年後成婉病亡,曹雄將十五歲的夏柔接回曹家,與四個已成年的兒子一起生活。故事便開始於夏柔初至曹家的時刻,夏柔十五歲的身體裡,裝著重生而來的二十五歲靈魂。

第一世的夏柔困於有限的智力與閱歷,將人生活得亂七八糟。在喪母的悲傷、情婦之女的自卑、身份尷尬的不安、青春期的過度敏感等種種因素下,夏柔變成陰鬱多刺的性格,不得曹雄疼愛,只將夏柔撫養長大為其備嫁便算了事。

心中空洞的夏柔,將一切歸因於情婦母親的菟絲花性格,立志不願活得與母親一樣,但她的奮鬥卻受限於自身平庸資質,走錯了方向。夏柔貪慕在曹家所見的富貴權勢,一心想留在上流社會,拒絕了大哥曹陽為她安排的平民佳婿,堅持嫁給意圖攀附曹家權勢的紈褲子弟,最後在婚前發現未婚夫出軌,爭執中被未婚夫誤殺,重生回到十五歲那年。

前世的十年讓夏柔領悟到大哥曹陽苦心的安排與無私的照顧、領悟到自己的錯誤。她帶著對前世大哥的歉疚,以及認識自身侷限的清明,決定順應自己身為菟絲花的「天命」,對今生的曹陽言聽計從。

這種和順的姿態造就了夏柔今生與大男人主義的曹陽更緊密和睦的相處模式,導致二人的感情加速成為愛情。

 

尷尬人難免尷尬事

在本書中,作者高度借鑑了《紅樓夢》中林黛玉在賈家的際遇,來呈現第二世的夏柔在曹家的處境與內心憂思:喪母、生父完全甩脫教養責任、享受主子的待遇但並非名正言順的主子,連與僕工間的相處周旋、旁觀家生子爬床等經歷都如出一轍。

第一世的十年經歷,為平凡的夏柔開了靈智,觀察到機敏的黛玉在錦繡花叢中看到的現實。

在第二世,夏柔懂得收起自卑等負面情緒,和順地接納曹雄與曹陽所有的照顧安排,得到曹雄的認可疼愛,成為曹雄對外承認的養女。這與林黛玉受賈母喜愛,享受賈府千金待遇,卻不是真正的賈家人是一模一樣的境地。

這就是為什麼第二世的夏柔得到了前世夢寐以求的身份、富貴生活、親情憐寵,卻依然暗地悲傷,最後甚至因為「被愛」而自苦崩潰的原因:強烈的生存焦慮。

無論身邊環繞怎樣的富貴雲煙,也無法掩蓋她的本質——「孤」,在世界上沒有任何連結、沒有任何支撐,偏偏自己在虎狼環伺的世道上,是立不起來的。(註3

 

畫地自限,是為自保

五歲的林黛玉隻身來到賈府,當家的王夫人將她帶到房中,先冷眼旁觀這孩子是否不知禮數去坐了主位,然後用慈祥的話語警告她離自己兒子遠一點;

十五歲的夏柔來到曹家,掌握管家大權的老僕方姨同樣冷眼觀察這女孩是否會收斂自己,不可流露哀喪情緒令主家心煩,後有方姨之女處處暗示夏柔身份卑微、莫想打曹家少爺主意。

不要說錯一句話、不要行錯一步路——這就是夏柔和順服從的菟絲花姿態真正的本質:自我保護,避免腳下道路崩毀。

對什麼都沒有的人來說,「想太多」是一種必然,對外界來說卻是一種弊病。不大氣、令人不悅、相處不舒適,那正是第一世的夏柔給他人的感受,也是林妹妹被貼了數百年的標籤。

在夏柔身上置入的、屬於林黛玉的「想太多」,就是超脫於甜美煙雲外的清醒,連結到故事之外每一個讀者享受各類愛情童話之餘心頭可能閃現的質疑:

一個女人的愛情真的足以換來改換階級的順暢生活嗎?

這種交換真的叫愛情而不是買賣嗎?

以愛情為籌碼,完全地依附他人,籌碼用罄的一天真的不會到來嗎?

 

 

1:我自己沒有看過這個作品原文,估狗之後查到這個句子出自匡匡《七曜日》,若有錯誤還請指正。

2:本書的社會背景是架空的,所以雖然場景就在2017年的現代,但是男主家的設定跟民初大軍閥差不多,男主爸是四省軍區總司令,掌握軍權政權,土皇帝一樣的存在,男主也因此被叫做「曹太子」﹝←相當蘇爽的人設XD﹞。

3:關於夏柔與林黛玉的疊合,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書中刻意說明沒有謀生能力的夏柔母女都是國文系的(XD)。然後,母女倆投靠的這個頂級上流家庭,姓的是曹雪芹的「曹」啊~

不過這並不是說夏柔與林黛玉互為象徵什麼的,她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本文讀起來比較像作者在現代架空背景下讓自己的女主去解林黛玉的情感任務那種感覺。

創作者介紹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