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文案:

兒童版文案:

陸公子從國外讀完MBA的時候除了捧回一大捆證書外,還帶回來了一個孩子,還是親生兒子那種,兒子一週歲,陸景曜不顧兩老反對,大張旗鼓折騰了個週歲宴。

小睿睿三歲的時候老問一個問題:「爸爸爸爸爸爸,我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陸景曜語氣不善:「中獎來的!」

原來他只是獎品而已,小睿睿很傷心,安靜地收拾好東西準備離家出走。

——「元芳,此事你怎麼看?」

——「大人,此事有蹊蹺,必有大狗血啊!」

——其實,這是個小蝌蚪找媽媽故事。

成人版文案:挑肥揀瘦總是找不到滿意的,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眼睛張開身邊竟是誰?——總之,找老婆的找老婆,找老媽的找老媽。

 

心得正文:

《挑肥揀瘦》作為《心有不甘》的延伸,批判的同樣是男人在伴侶關係中自居高位將對方降格的心態。這部小說的男主沒有愛情層面的背叛,而是如題名所揭示的,把自己放在一個高高在上的位置,自以為可以檢視評論伴侶的價值以及對方「值得」的待遇,挑肥揀瘦。

但在這個有「唯一真愛」存在的宇宙裡,造化的規則將會告訴他:愛情的有無、是否能割捨雖是你自身之事,卻非你能控制;伴侶關係是雙方意志的對等交換,他人的去留與否,其實由不得你決定。

 

《心有不甘》的變形結構

《心有不甘》的許多框架,在《挑肥揀瘦》裡得到許多有趣的變形:

男主層面,《心》將蘇寅正切分為過去與現在兩個階段,《挑》也將要懲戒的對象一分為二:陸景耀與陸元東,一個曾經挑肥揀瘦也承受惡果、度過迷亂的成長之痛的人,以及一個正面臨此迷亂階段、以為自己有權挑肥揀瘦而做出錯事的人。

女主層面,《心》用現在式陳婉怡的假煙幕彈來掩蓋過去式陳婉之的核彈,《挑》則用陸元東對女主夏予喬層次輕淺的挑肥揀瘦,來映襯過去陸景曜對夏予喬的挑揀鄙棄造成的深刻傷痛。

 

小女人到大女人

而相較於《心有不甘》用雙線分離、過去與現在的明確切分來保護女主/讀者的感受,《挑肥揀瘦》更用了失憶的設定,強制將女主從過往傷害中抽離,專注於眼前男主提供的溫暖撫慰,讓女主由「現在」這個起點開始的幾十章故事,都維持在甜寵文的基調上。

這個失憶設定不是拋棄自尊享受甜寵的工具,而是作者與讀者鬥智的結構詭計。

讀者將跟著女主,從零開始接受男主提供的溫暖,與其互動,產生愛情、親情各方面的依戀與信任,然後才在最後十章,揭露那依然深刻鮮明、可是早已過去的嚴重傷害。讀者將和女主站在同一個基準線上衡量輕重:當現下情境如此、積累之情分與信任如此,我接不接受補償? 能不能放下過去?還要不要未來?

如果說《心有不甘》的周商商大半本書都徘徊在婚姻門前,對伴侶關係的思量仍屬「我必須是唯一」的唯心層面;《挑肥揀瘦》的夏予喬則因為與男主未婚生子的設定,從開頭就進入了家庭的框架,她伴侶課題下的條目都是實際的依存需求,真正進入了婚姻結盟的現實面,也更有決策與承擔的力量。

 

「渣男回頭」check list

在「過去」被揭露的時刻,男主陸景曜已經完成了以下證明題:

◎無愛的相親婚姻可能比較平穩。     →有愛情歡愉又已經排除風險的婚姻不是更好?

◎是否有可能本性難移,再重演傷害?      →傷害舉措源於對人生的無知。作為一個完整答券又妥善訂正過的人,不會再迷失,且會更強大堅定。

◎現下以為的愛情籌碼,是否會在婚姻裡因瞭解而破滅?     →從破鏡重圓的起點開始,男主知曉女主甜美時的光亮、衝突時的尖銳攻擊、包含精神疾患的病弱,全心接納。

◎原生家庭無法選擇,婚姻等同主人翁為自己打造的第二人生。    →與女主缺憾的原生家庭相比,和男主所建立的家庭從生活到情感上都能提供完滿的支持。

當每一個check list(←家庭婦女良伴)上的考量都被打勾,即便陸景曜依然有私心有欺瞞,世上也幾乎再無其他男子可以提供如他一般可信的安全棲所,更何況夏予喬從一開始就注定無法與二人的孩子分離,於是和好共結家庭便成了無疑義的決定。

 

婚姻結盟:死外人不死盟友

當夏予喬在結婚前夕發現真相、很快做好了決定,選擇繼續締結關係,她與陸景曜之間剩下的就是夫妻的工作:情緒矛盾歸情緒矛盾,對外依然步調一致,攜手排開困難,維護小家庭安穩。

夏予喬在故事尾聲的作法,正呼應了陸景曜從本書開頭就一直採取的、與夏予喬建立關係的作法:情慾的交流、生活的扶持、責任的共同承擔。不為虛無的情緒擔憂動搖,著手滿足對方的實際需要,建立緊密的連結與信任。夫妻結合,說穿了亦不過這檔子事。(註)

面對情感上的不可調和,男女主都已經足夠老練,知道這個課題終究要以接納作結,情緒發洩不過是中間的過渡期,便不會真的把自己推到下不了台的境地,也不會真的去損傷要共度下半生的重要伴侶。

 

寬容節能救地球

這也是許多讀者會感到對男主「虐不夠」的原因,彷彿輕輕鬆鬆就揭過,沒往死裡整。

事實上,作者的造化之筆並沒有放過男主角,只是選擇不去渲染其「挨虐期」的心境。陸景曜受到的虐是以大篇幅描寫的陸元東之恨為襯托,陸元東失去夢中情人夏予喬的哀傷心緒已足夠讓人感嘆「這丫真夠倒楣催的」,與夏予喬相戀生子、數次得而復失的陸景曜經歷的苦痛只會深刻百倍。

《挑肥揀瘦》對主角的保護機制是同樣惠及男女主的。夏予喬的失憶將她的傷痛隔離在過去,這一點對陸景曜亦然。 因為在作者的觀點裡, 因為即便是真愛、即便天資優越,當人生難題初次來到眼前,沒有誰能保證百分百答對(當然這個答題傷人與否,取決於當事者性格中自私的成分有多大,而故事中的男主,也確實為自己的自私自大承受了痛苦的代價)。刻意反芻錯誤苦痛,不僅是不放過別人,也是不放過自己。

讀者可以將這種理性的放手視為成長與世故帶來的寬容,或者,就乾脆將之視為進入婚姻生活的成人面對各種繁瑣的生活難題,在情緒上自動進入節能省電模式吧(誤)。

 

註:

可能因為一開始接觸隨侯珠是她比較近期的作品,所以我一直以為她是清水系甜文作者。結果看《挑肥揀瘦》的時候,被裡面的肉戲之多、在男女主角相處中所佔的比例之重嚇了一跳。

可是看著看著,卻會一直想起《小婦人》續集裡主角們的婚姻故事,母親告訴大姊瑪格,夫妻維持婚姻的訣竅就是「少說話、多做愛」。既然男女結合最初的原點就是性吸引力、而言談解釋有其侷限,那麼原始的肉體交流,對表達情感、建立連結來說,或許真的是最有效的方式。

這樣的書寫設置,也真的步步建立了男女主之間那種「既然都是夫妻了,就別拽那些虛的,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的務實感。有這種隱性的情感邏輯打底,最後女主沒有過多虐男主、明快處理的作法也就顯得順理成章,可以接受。至少我自己閱讀的感覺是這樣的。

創作者介紹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