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文案:

前有狼後有虎,掉下懸崖抓到一根繩子,抬頭一看,她手裡握著的不是繩,而是蛇。

是誰怕夜太長,是誰早已沒有安穩覺,夜夢猙獰,陽光燦爛,回憶用什麼來解悶。

狗血言情文,小蝌蚪找媽媽系列二。

 

心得正文:

最後我想來談《奪子》,這個為作者招來劣評如潮的作品。

《奪子》被罵翻的原因,正是前文所提及的虐不夠。故事描寫男主顏尋洲為了復仇,放棄了成婚在即又有孕的女主林焱,坐視林焱被外遇對象張暮暮誣陷金融罪而坐牢,後與張暮暮結婚。五年後林焱出獄,試圖從顏尋洲手中奪回兒子,卻反而陷入顏尋洲巧取豪奪的箝制,最終二人複合。

 

現實向的寫作嘗試

我覺得《奪子》這個故事,其實就是隨侯珠版本的《憾生》(註1):男主拋棄了原該相伴一生的女主,害有孕的女主坐牢,毀壞女主的人生,將女主折磨到生機消耗殆盡。故事都從女主出獄後開始,女主都在故事中途找回原生家庭親人。

《憾生》的男主佟夜輝,在女主出獄後送其出國以圖徹底擺脫舊孽,卻在女主飛機失事後發現自己也失去了存在意義;《奪子》的男主顏尋洲,直到女主出獄後與之重逢,才驚覺沒有女主的生活乃槁木死灰,頓悟自己對女主的愛乃不可割捨。

兩個故事的差別在於,《憾生》的人物受困於自己憂鬱症的心理糾結迴圈中,無法超脫;而《奪子》則用一個又一個複雜的外在事件與關係推著人物又困著人物,才讓男女主走到一塊。

相較於《憾生》作者對挖掘心靈的深入執著,隨侯珠無疑是用更世俗的一面來經營《奪子》。這一點從《憾生》女主在獄中流產、而《奪子》林焱生下了孩子,因而能為孩子活下去、又與男主複合的設置可見一斑。這樣的安排或許狗血俗濫,但卻也能從中窺見一絲擁抱現實的積極意味。

 

極端的實驗參數

《奪子》同樣沿用了《心有不甘》、《挑肥揀瘦》切換於過去與現在兩階段的架構,並延伸發展男主自居高位心態的討論。但在這部作品裡,作者將實驗的筆觸發展地更遠,把男主渣度提到最高、真愛甜度降到最低、而對渣男的虐又輕薄短小到幾乎無感。

首先,女主的際遇一點都不甜,有傷痛的過去不說,從故事起頭的「現在」開始還是一路受虐;而男主控制女主的手段全都暢行無阻,大部分的時間都能任由自己意志施為,最後一場冒險賣命就扭轉死局,贏回了女主的心。如果說《挑肥揀瘦》對男主虐得不夠,《奪子》是女主擔當苦命役、男主幾乎無虐。

可是,在這個故事裡,屬於甜文的唯一真愛、純粹付出邏輯也確實存在。它始終存在於主角「過去」與「現在」的心思裡,變成女主不能掩蓋、男主不願放手的光明追求。

 

過往真愛一旦拋

林焱之於顏尋洲,是絕對唯一的真愛。在林焱依附顏家的童養媳時期林焱已是顏尋洲珍視呵護的掌中白蓮,那怕後來顏家遭人陷害一朝敗落,顏尋洲逃亡之前亦要湊足林焱的學費確保其安穩無憂。後來顏尋洲流亡異鄉,在泥濘裡拉爬滾打、幹盡各種骯髒行當,最絕望時靠著手上刺的「焱」字存活下來,林焱是顏尋洲的生存信念之所繫。

只是後來當他發現林焱生父竟是陷害自家的仇人,顏尋洲終究將愛情排在了復仇之下,他為了生存早將尊嚴、人格都拋棄,所謂魂牽夢縈的美好,又有什麼不可拋呢?顏尋洲與張暮暮結婚前作了結紮手術,愛情只留給林焱,但這唯一的愛,對他來說同樣是可犧牲之物。

這還是隨侯珠渣男公式的變形:把自己放在唯一的高位上,錯估了不可犧牲之物,輕易將之犧牲,這是因為年輕的愚昧而產生的錯誤。

 

回看式的追尋

而這樣的錯誤,到底值不值得原諒、又要怎麼原諒呢?

到了故事的最後,依然是《挑肥揀瘦》中的寬容,扭開了男女主之間的死局。作者安排了一場致命的險局,林焱被顏尋洲對頭的毒梟綁架至東南亞(←衰到爆炸=_=,顏尋洲潛入救出林焱,自己卻淪陷敵營,從此消失。

在二人相攜出逃的過程中,林焱想起過往小阿飛與優等生時代,顏尋洲給自己的、純粹而執著的愛,又在顏尋洲不顧生死保護她的現在,確認了這份愛從未改變。(註2

其後林焱以為顏尋洲死亡、獨自度過的那段時光,與其他故事裡的時光一樣,發揮了隔絕與保護的作用,淡化傷痛、提煉出美好。是以在顏尋洲克服毒癮與傷病重新現身的一刻,二人都已能放開過去,重新攜手走向未來。

 

用時光隔離傷口

從《心有不甘》到《奪子》,作者不斷把戰線拉長,從更宏觀的角度,去看待人生中曾遭遇的錯誤與挫折。《挑肥揀瘦》是畢業生回看在學生作錯一道題的寬宥;《奪子》則是江湖人走得更遠、歷經滄桑後的回看,經歷了很多好與壞的驗證,最後確定那純粹的最初,就是生命中不可割捨的最好最重。(註3

如果說《心有不甘》是女孩的理智接受、《挑肥揀瘦》是女人的務實行動,《奪子》幾乎就是老人洞察世事的明心包容。 就好比貫串林焱與顏尋洲之間的創口貼(OK繃),那正是透過漫長光陰觀看的、對「真愛/歸宿」的 理解:二人都是苦命人、也互相傷害,可到最後,也只有他們二人能保護療癒彼此的傷痛 (註4

我認為這種「選擇包容」的心態,就是甜文底作品跟強文/虐文底作品一個很獨特的差異:

男人是人生美好的提供者,而不是生存遊戲中的競爭者與對立者;女主的成長強大不是為了對抗,而是培養與之共容的能力。

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這個價值觀,但它確實是萬千人生信念中的一種。

 

1

關於《憾生》的介紹可以看這邊〈憾生,究竟谁憾生?〉http://book.douban.com/review/5720964/

關於這部鼎鼎大名的虐文經典,我第一次看到介紹時心想「這什麼歪斜三觀狗屁劇情寫這種東西是要毀滅世界嗎」,大概快兩年都完全不想看。後來因為文荒而開讀,結果是一部深入人心去觀看病態依戀情感的晦澀纏繞、並能將之細緻再現於紙面的秀異之作,我覺得這差不多就是原創小說裡的《蒙馬特遺書》了,能扛虐的同學很建議一觀(但先說,看了一定不會好受的,就《蒙馬特遺書》嘛)

 

2

這種回看與映照也體現對二人孩子顏舒冬的描寫上。顏舒冬外貌與性格是皆顏尋洲的翻版(難怪我覺得這小孩很討厭......),每一個林焱對顏舒冬的觀看,比如他的霸道彆扭、他大男人主義的保護心態,都是林焱對顏尋洲、對二人過往的重新看見。

可以說在最後的綁架事件發生前,林焱的回看就已經細密地鋪陳了很久了。

 

3

這種用包容的長鏡頭看傷口的距離感,同樣解釋了《奪子》的「無虐」。跟《挑肥揀瘦》不渲染男主傷痛心理的作法一樣,其實男主感到空落的場景很多,但描寫都刻意維持在冷靜節制的限度。

另外,男主屬性是純粹的直男莽漢(男主是沒唸書小混混,混黑道發家),虐心場面的稀缺,來自於其天性不會去觀照內心思緒,同時也永遠都選擇打落牙齒和血吞的硬漢姿態來面對女主面對世界。

比如男主用兒子要脅女主與他上床,簡單的陽性思維以為這是複合的開始,女主卻始終擺明不過是性交易;男主軟磨硬泡到最後,發現女主懷孕,懷抱著與《心有不甘》的韓錚一樣的驚喜開始建構第二人生的美夢,女主卻乾脆俐落打掉了孩子,徹底否定二人複合的可能。

作者原本可以渲染這些橋段來滿足讀者希冀報應的情緒,就如同《心有不甘》的蘇寅正一樣;但她選擇了只寫男主像被拋棄的狗一樣默默退開守在外圍 。是以顏尋洲的行為跟蘇寅正確認複合無望後沒差多少,讀者的觀感卻大相逕庭。

以我個人來說,我不討厭蘇寅正、也沒有多喜歡韓錚,但我不能接受蘇寅正與女主複合,因為蘇寅正真的就是愛了陳婉之,那張手機照片就是心裡給她位置、實際也主動出手追逐的象徵。

我實在討厭顏尋洲,因為他真的各層面的渣都做足了120%,但林焱跟他複合不會讓我作嘔,因為他捨棄愛情、卻也真的沒愛過別人。並不是說愛情迷戀就能抵掉一切,而是如前面所說、兩人在彼此生命中那種纏繞的定位裡,包含那些唾罵、爭執、討還,都是站在互給彼此的對等位置上互相拉鋸,顏林二人始終維持這個著這個對價關係。

(我覺得相較於眼睜睜看著蘇寅正浪蕩數年,被凌遲到心死的周商商,在獄中與外界隔離的林焱心中對顏尋洲的愛始終不曾消失,她與顏尋洲的對立爭吵讀來都有種「你負我!」的撒嬌訴苦意味,直到最後心死直接放大絕,其實一招就把顏尋洲打死惹。我覺得這種外人難解的、二人關係裡的強弱糾纏扭轉很有意思。)

對結局感到不舒服的人是正常的,因為就是旁觀一個糾纏共生理不清的兩人世界,裡面的強弱角力只有主角二人能共享(這種感覺也跟《憾生》很像)。我自己的感覺是,因為不討厭女主,最後只要她自己能心平,那這樣也是可以啦──《奪》與《心》對我來說大概就是這樣的差異。

 

4

《心有不甘》給蘇寅正的結局引發很多爭議,也許是蘇寅正的形象寫得太飽滿,連作者也自言寫作過程受到讀者批評影響,曾經動搖想要放棄蘇的悲劇設定。但有趣的是,當作者寫了《奪子》──  一個男女主留住初心,激烈傷害的傷疤變成人生彼此相屬烙痕的故事,反彈聲浪也沒消停、甚至更為洶湧,也許世事就是無法避免順了姑情、逆了嫂意。

無論故事外現實世界的三觀對錯如何,至少在這個故事宇宙裡,顏尋洲與林焱,是彼此在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顏尋洲家人死光、又無法愛上別人;林焱則跟《挑肥揀瘦》的夏予喬一樣,表面有家人卻不能全心依靠,孑然一身。兩個女主新遇到的、或往後可能出現的對象,也都無法度過信任危機。

不管是李唐或徐家倫,林焱都曾認真看見他們的好,並悄悄對之抱以期望,只是二人也都對林焱挑肥揀瘦地衡量,然後選擇捨棄她。而相較於更認真看待林焱、痛苦拉鋸的徐家倫,看似沈穩堅毅的李唐其實更接近《挑肥揀瘦》的陸元東,因為輕浮的表面條件便捨棄了林焱。

李唐是個完全成熟的男人,他放棄林焱並不是真的那麼聽媽媽的話,而是心裡跟他媽媽一樣,同樣輕視林焱曾坐牢、又混過風月場的「污點」,即使林焱進風月場正是出自他之手 從林焱還在他手下臥底時的相處、到林焱回江家後李唐的回憶都可以看出這種心思:白玉染瑕、惋惜掉價。

李唐對林焱,既因自己曾經的順勢輕賤矮她一頭,又從未放下對她的輕視。不管是林焱被富商帶走、兒子被綁架、冤案要洗清等各事件,李唐永遠都是慢一拍的,只能作些安撫、彌補、收尾之事,從來趕不上女主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因為在他心裡,林焱不值得他義無反顧追求,而經歷得失的顏尋洲正有這種義無反顧。

這並不是說世上其他男人都是爛茄子、所以女主被迫選男主。事實上在無法信任其他男人的情況下,女主依然擁有人生的自主權,她可以選擇愛或不愛——

在結尾的綁架事件發生前,林焱已經贏了顏尋洲。顏尋洲不再與她搶兒子、完全放手接受一切,只求她安康,林焱也選擇了不再愛,過著平靜的生活。綁架事件發生後,恩仇傷痛隨光陰消逝,在自己已經疲倦孱弱無法再負擔冒險的餘生裡,接受可以讓自己更快樂溫暖的人事物,我認為這也是一種積極的選擇。

而至於李唐,他跟陸元東一樣,自衿地端著,吝惜出手;所以他倆的遭遇也一樣,前頭交集淺薄、結尾徹底淡出。李唐在最後的「十年後」番外裡連影子都見不到,對女主/作者來說,李唐有沒有被虐已經不重要,因為一個外人悔不悔恨,都無須花力氣關注了。

 

---------------------

 

薇拉碎碎念:

雖然分析了《奪子》,但,這篇文其實不算是推薦。(←搞笑嗎妳)

因為就跟這部作品被攻擊批評的原因一樣,讀完的感覺是不愉快的。

作者對結尾轉折事件的設計合情合理,走筆也無懈可擊,但女主一路受到的苦跟她最後獲得的甜,比例真的過於懸殊。作為讀者理智上可以接受作者的安排,情感上卻因為寫作上的精鍊剪裁,沒能跟著主角一同在時光中得到宣洩與淨化,那種替女主覺得很累的感覺,到最後都散不掉。

(我記得我剛看完的感想就是「愛到流氓,衰幾夕郎」,但也只能這樣說而已,阿女主就愛不上別人只能讓她去啊不然能怎樣呢。)

之所以想要紀錄《奪子》,是因為我的確在這第三部曲裡看到作者將自己的理念步步發展完滿,而且這可能也是作者曾經想要跨足現實系作品的一個嘗試,所以我覺得它很特別,值得被標記。(而且即使憋屈成這樣,也還是比其他讓我毒發的甜文合電波,我終究是虐文底讀者啊。)

反正我寫都寫了,大家看都看了,不能接受的人就當作這是一篇排雷文,好奇心強的人也可以去挑戰一下是不是你的那杯茶。總之就是,如果不喜歡的話,不要寄刀片給我~~~

創作者介紹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