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元旦給大家看虐,春節給大家看鬼,新的一年這麼陰沉地開始真的好嗎 ? (摸下巴)。

我覺得本書主線劇情零散,但部分事件的詭秘氛圍很出彩,整體來說算是小推。但因主要看點在主情節線的解謎,如果預先知道謎底閱讀樂趣可能就所剩無幾。本文一開始就會直接進大雷,看過小說文案有興趣的人,強烈建議可以先看完小說再來看這篇心得。

 

小說文案:

進入白伏鎮之後,李安民患上間歇性飛蚊症,「因緣際會」,結識了房產中介店的葉老闆。

葉老闆當過兵,生活習慣良好,除了具備三高新好男人的特質,還兼職當風水先生,偶爾跳個大神,他跳,李安民就跟他一起跳,兩人之間的感情就像兄妹一樣親密,結果某一天,妹子被狐靈上身了,葉老闆鬱悶了。

 

心得正文:

這是一個充滿謠言與謊言的故事,在女主追尋真相的過程中,作者參與了男主與各配角的漫天大謊,穿插各種傳說野史與主/配角的謊話來混淆故事真正的主情節——男女主身世之謎,且從未明確表態論斷。因此讀者間有很多種解讀,也沒有最終定論。

因為敘事跳躍跟閱讀疲倦的緣故,我也覺得有滿多設定沒真正看懂。這篇心得是我試著根據自己理解的層面,推敲出其中一個可能的版本:

 

第一代:葉衛軍&李安民

男女主真正的本尊,生活的年代是1960-70年代文革時期。李安民腦海中小女娃與小哥哥的回憶就是屬於這一代、最初的自己的回憶。

葉衛軍的父親是戰爭英雄葉景文,李安民的父親則是記者李立山,與葉景文交好,為二人子女定下娃娃親,所以李安民從有記憶開始便與葉衛軍一起長大。

本尊二人的發展是,葉衛軍少年時偷偷參戰當了娃娃兵,但戰敗被俘幾成廢人,之後葉家父子又被列為文革中的批鬥對象。李父為了維護葉父而入獄,李母改嫁給黨幹部,但長大後的李安民依然執著跟著修腳踏車維生的葉衛軍。

最後葉衛軍被亂民在隧道打死,李安民追至隧道殉情,死前黃半仙出現,與李安民作了交易。黃半仙要藉助李安民祖傳的靈媒體質來打破白伏鎮的靈祭機制,提出可以幫助二人,在超渡解脫與強行廝守之間,李安民選擇了強行廝守。

從隧道尾聲起算,李安民的身體與靈魂一死馬上被黃半仙妥善封存(註1;普通體質的葉衛軍,靈魂被用縛靈術綁在死去的肉身裡,變成時不時腐爛的活死人,從那時開始協助大計畫的進行、並守護女主的靈魂移轉。

也是從隧道尾聲開始,男女主一「死」,黃半仙便馬上開始著手安排大計劃, 將李安民的魂魄引入李家祖輩留下來的嬰屍體內,令嬰屍復活,然後假托為被領養的棄嬰李懷安,慢慢操控其成長(註2

 

第二代:葉兵&李懷安&嚴懷德

1980-90年代,被「合成製造」的嬰兒李懷安長大成人,與葉兵、嚴懷德產生三角關係。

我覺得李懷安是本書最可憐的人物,因為她從開始就已經被設定好,只是用來容納女主靈魂過渡一世的容器,從她被命名「懷安」便可見一斑。

我個人的想法是,李懷安身體內應該有嬰兒本尊與李安民兩個靈魂,而不是像黃半仙告訴三代李安民的那樣,體內只有李安民的靈魂。因為深愛李懷安的嚴懷德透露了,當年李懷安生下李安民後又活了兩個月,還能安排後事。(如果體內只有一個靈魂,那生完應該馬上就死了)

真實的情況,應該是像三代李安民曾被小狐狸精附身那樣,有一個靈魂在宿主不知道的情況下偷偷住進了宿主的身體裡,後來又以宿主的身體作媒介轉渡到另一個新的肉體中。(這也許是為什麼作者總不厭其煩地寫小狐狸的靈魂透過李安民肉身轉渡到痴傻女童麗麗體內後一直喊李安民媽媽這個情節,因為它跟當年一轉二轉三、三代又回頭喊二代媽媽的路徑是相似的,只有一三是本我,二代是不相干外人。)

只是差別在於,二代李懷安的軀殼機能不如三代李安民優越,李懷安的身體只有她自己的靈魂能主導,李安民的靈魂只能靜靜蟄伏在李懷安體內。所以三代李安民腦海內有「葉兵與李懷安」的回憶,但都只是旁觀畫面,沒有「我就是她」的情感記憶,對李懷安的愛與痛也毫無感應。也因此,葉衛軍要化名葉兵接近李懷安,騙得她的信任,讓她自願去參加這個轉渡的法術。

葉衛軍不曾愛過李懷安,證據之一是他從頭到尾都是用「葉兵」的假身份與李懷安互動,從未以真我相對;證據之二是李懷安昏迷、被葉衛軍背入祭壇作法,而李安民幾入山洞作者都強調葉衛軍是用雙手珍惜地抱著她。李懷安昏迷時葉衛軍忍不住歉疚說「抱歉懷安,我一直在騙妳」,而不是叫她「安民/小妹」,不像三代時那樣堅定宣稱「這是為妳好」。

李懷安愛上了這個假的葉兵,內核的葉衛軍只能給她一句「對不起」,真正愛著李懷安的是嚴懷德,他在李懷安有孕之後娶了她,成為第三代李安民名義上的父親。

葉兵告訴李懷安,她親人的靈魂被困在白伏鎮的靈祭機制中,所以李懷安決定投身這個大計劃,參與法術,將體內的李安民靈魂凝結成肉胎,剖腹生出第三代李安民的肉身,自己在兩個月後死去。(註3

 

第三代:葉衛軍&李安民

2010前後(本書寫於2012年)90年代製造出的第三代李安民長大成人。

透過法術操盤,結合李安民的特殊靈魂與李懷安的體質,終於打造出第三代李安民旗艦版Pro級肉身,可以同時容納多名靈魂使用者操作主機而不會死機,缺點是CPU要同時處理三代的記憶所以會出現健忘跟混淆的情況。屬於第三代李安民的事實,是小安民與爛臉人葉衛軍一起跳橡皮筋的回憶。

第三代李安民的長大,搭上了白伏鎮的祭靈時機,是大計劃的尾聲。在術法成功後,黃半仙收走了這個功能強大的第三代身體,再將李安民的靈魂再裝回第一代的完好肉身中,於是葉衛軍與李安民可以真正地廝守。

在第三代李安民覺醒前,黃半仙曾告訴她,葉衛軍所愛的身體與靈魂一直是她李安民,這句話一點沒摻假。葉衛軍對初代李安民的愛是絕對專一的,即使知道第三代的肉身是專為李安民的靈魂而打造,不屬於別人,葉衛軍的表現始終有點隔閡,直到李安民的靈魂回歸初代原身,才真正與李安民親密無間。(註4

 

小單元與主線的扣合

我個人很喜歡靈異小說,最初接觸大陸網路小說便是從《盜墓筆記》開始,接連看了許多男性向靈異玄幻小說,但其實《白伏詭話》在靈異方面的戲肉並不吸引我。

可能是因為作者的行文喜好,再加上女主沒心沒肺的設定,本書的靈異場景都像是臨摹電影畫面那樣的奇觀描寫,如大片蟲蛇如何爬來爬去、血泥穢物如何噴濺灑落……等,但這些形容都沒有與主角情緒連結,主角就是看著然後度過,沒有波動也沒有推敲懸疑,那些文字(於我個人來說)完全是可以跳過的無機物;再加上作者為了營造虛實混淆的效果,總是在主軸劇情稍有推進時馬上穿插傳說胡話轉移焦點,也讓敘事節奏變得鬆散無力。

在劇情中段的時候我有點厭倦,完全是為了男女主身世之謎而追下去。但是到了故事的尾聲,在葉衛軍與初代李安民重新廝守之後,為了解決葉衛軍肉身問題的最後三個事件卻極其出色,一下把整個故事再度拉回「喜歡」的層次上。

這最後的三個事件:苗寨的蓮花與平哥、荷花池的老太太、飯店女鬼嫁女兒都是用來寫葉衛軍與李安民在初代與三代的真相與結局。

蓮花是一生只愛一人的貞烈苗女,平哥則是葉衛軍在初代時期的戰友,二人雖被外力拆散橫死異處,魂魄卻始終不肯嚥氣、只等著與對方重會。直到強大而慈悲的穆老司出現,才透過趕屍術讓二人跨越天險合葬,靈魂得以廝守半夜,而後甘心邁入輪迴。

 

追求小我的價值觀

看完蓮花的故事後,我一下理解了前面故事裡李安民所有看過就拋開的粗神經、以及她在地洞守著腐爛葉衛軍與其耳鬢廝磨相濡以沫的全無猶豫。

因為張良對李安民所有的憎惡與痛罵都是真的,李安民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蕭查某(無褒無貶,中立敘述),正如整個苗寨落洞的故事是由蓮花的作孽推動,整個《白伏詭話》的糾纏都是因為李安民的願望而生。

葉衛軍從開場就一直是超牛逼的形象,但真正的猛人是李安民。她對所有怪事的不在意,並不是「加個粗神經設定讓女主更討喜」,而是偏執之病,她的心裡只有與葉衛軍相守,對其他事物漠然無感。不管是世俗身份、生死界線、飲食需求、肉體腐爛等於李安民都不是問題,甚至連葉衛軍本人的意願也不在她的考量範圍內。

作者很清楚地說明,葉衛軍是看輕重、顧大局之人,同時,李安民也感覺到葉衛軍想要從苦孽中解脫的渴望。但不管是活著還是死去,李安民從來只忠於她廝守的願望,就像她曾指責葉兵自以為對李懷安好一樣,她不追求「含淚放手讓你去更好的地方」那一套

而葉衛軍出於對李安民的愛,對李安民的想望也毫無二話配合,就像結鬼親故事裡的劉老闆,活著伺候人世妻子、死後下地獄伺候鬼妻,不管犧牲自己或犧牲別人都在所不惜,扭曲而心甘情願。(註5

 

活死人出演的鬼故事

在苗寨故事裡,穆老司的出場收尾,陰世成全了蓮花平哥,陽世成全了李安民葉衛軍。新郎平哥的身份與葉衛軍綁在一起,而李安民在屍體成婚的前夜被穆老司圈到「新娘」這一邊,與葉衛軍隔離,完全同情共感地為蓮花的屍體備嫁,兩對主角實是互為表裡。

這兩對情侶都是已死之人,為著怨念滯留人間,穆老司協助他們,在輪迴的大時間下,靈體廝守後半夜與肉體廝守後半生並沒有什麼差異──穆老司說葉衛軍終有一日會重入輪迴,就揭示了李葉二人只會相守這一世,執念完滿了、怨氣散了,自然會走該走的路。所以李葉二人不像一般靈異小說主角那樣,要忍受種種刁難才能得到世外高人的認可幫助,而是穆老司來找到他們,要什麼給什麼鼎力相助,那同樣是穆老司對鬼客戶的溫柔。

因此,我認為那個被作者寫成虛晃一招的荷花池老太太事件,確實是葉衛軍與李安民的真正結局:肉身不老的葉衛軍守著逐漸老去的李安民直到死亡,李安民在家鄉開滿荷花的湖上嚥氣後,兩個靈魂邁入輪迴。〈李安民都能守著腐屍狀態的葉衛軍穴居了,以雞皮鶴髮的狀態面對年輕愛人,真的不算什麼事兒。〉

本書最後一個嫁女兒事件,則是用初代的結局,來扣合第三代的結局,為這個故事作一個有始有終的收尾。

那個附在飯店經理身上的女鬼,當是李安民真正的母親——那個在文革時期被黨安排改嫁他人的婦人。苗寨故事的蠱婆就是初代安民之母的印證,李母的起點出於愛,行為卻害死了女兒。她設計拆散女兒與情郎,安排女兒改嫁,女兒卻披著嫁衣去與情郎共死,李母因而上吊自殺,靈魂徘徊人世,直到第三代親手推動女兒與情郎的姻緣,同時也兌現了初代時自己假意騙葉衛軍的嫁女承諾。

《白伏詭話》確實不是佳話是詭話,因為說到底,這就是軍民二人歷經三代跨越生死,走完自己偏執愛情的故事。

就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來,故事裡大大小小的對照結構揭示了在那個狂亂的年代,人界與鬼界的界線已然混淆,同樣殘酷;可故事主角延續三代的實踐,未嘗不是經歷過這些歷史的人們回看來路、並試圖修復彌合時代傷痕的努力。

正如故事中那麼多周邊人事,最終只是為了一個核心而服務:那就是男女主之間的情感連結。而這個情感模式,又呼應著中共成立初期的響亮政治口號:「軍愛民、民愛軍」。也許所有的混亂,在最初的最初,都不過源於這樣簡單的動機而已。

 

 

1這是從苗寨女屍蓮花的狀態反推回去的。比起蓮花,李安民的狀態應是在隧道瀕死或新死之際馬上被施法保存下來,因為特殊靈魂加上法術保存,李安民的肉體與靈魂都沒有損壞,有利復生。可是即使復生,李安民的靈魂也已與死靈甲蟲融合,不是真正意義的活人。

如果把整部小說視作擴大版的苗寨女屍故事,李安民的靈魂在初次死亡應該就已經異化,卸掉人的理智複雜,更趨向鬼的純粹偏執(初代安民死前也是想過就此解脫的)。她生性執著,靈魂特異,目睹愛人被殘殺,自己穿著大紅嫁衣壯烈殉死,這些複合條件讓她變成小說世界裡願力最強大的厲鬼,就算是裝在活人軀殼裡也一樣。那糾纏三代的經歷,是步步實行李安民念想、為她化怨解冤的過程,葉衛軍只是為愛把自己奉獻出來相陪罷了。(葉衛軍的軀殼不會老,真正走完廝守到老過程、滿足心願的人其實只有李安民)

這也許是為什麼葉衛軍、黃半仙、甚至穆老司,對李安民說起前後因果時總是真真假假半含半露、只求哄著李安民放心,因為他們都在建構讓李安民安住當下的理想情境,力求讓所有未竟的遺憾都在這一世得到解決。

葉黃二人不談葉衛軍與李懷安的糾葛,也許是為了避免李安民因忌妒生出新怨、再添波折(就像穴居後期李安民依然不甘,不肯讓葉衛軍死一樣);穆老司只帶著李安民為蓮花備嫁,因為穆老司「安撫服務」的真正對象是李安民而不是葉衛軍,她對李安民說葉衛軍終會再入輪迴,沒說完的那半句話應該是「等妳爽了他就可以走了」。

葉衛軍的最終目的,大概還是不願愛人淪落在怨氣漩渦中,所以盡力滿足她的願望、好讓她脫離孽海進入輪迴──依然是「含淚讓妳去更好的地方」,葉衛軍沒變,他一直用自己的道愛著李安民。

 

2李懷安與李安民相貌相似,原理可能跟張良周草一樣,本來就有點像,又因植入了第二個靈魂而更像。

 

3其實連親人靈魂受困的說法也可能是用來騙李懷安上套的伎倆,或甚至連這個說詞也是謊言,葉兵其實是騙她做完法術二人就可以相守……只是這些假設都太悲慘,讓人不願往下想。

我總覺得,如果李懷安體內只有李安民的靈魂,不管原先計畫得多好,事到臨頭葉衛軍一定會想辦法減輕李懷安的痛苦,不讓那身體內的愛人靈魂承受驚懼孤單。

但不管是李葉二人的回想敘述、還是作者的旁白,對李懷安幾乎都是避重就輕,只敘述遭遇不刻畫情感,態度特別冷漠。葉衛軍為了哄三代李安民而胡謅的李懷安情事是初代李安民媽媽的經歷,李懷安不在他心上,連掰都掰不出屁來。

葉衛軍說沒碰過李懷安應是可信的,因為他本來以為自己會跟三代李安民廝守,不可能讓二人染上父女亂倫的疑影(連三代安民的身體他都有點止步不前了);但他確實為私慾欺騙了李懷安的感情,葉兵與李懷安的結婚照就是證明。

就像子孝村夫殺孕妻是對應苗青的遭遇、舟山老江村宋老師被油錘砸死是呼應周草被亂錘砸死、結鬼親的故事很可能是用來勾勒葉兵與李懷安的真實景況。故事裡的劉老闆也會對李安民愧疚說對不起,但依然要坑殺李安民,這還是在寫李安民、葉衛軍的本質:底子確實是好人,但對上自己人,可以毫不猶豫犧牲無辜之人。葉老闆把光明都捧到李安民面前,李懷安是他暗地欺騙犧牲的、無名又無實的鬼妻。

這是一個始終在探討偏執與自私的故事,故事前期李安民對惡人惡鬼濫發同情心時葉衛軍總是無情揭露真相,也許他罵的不是對方而是自己,因為他自己的存在就證明了人心可以多麼自私陰暗。

 

4葉衛軍與初代李安民對李懷安無情,對三代李安民的態度其實也差不多。小狐狸的故事,在這裡再度用來呼應了二代與三代都是可拋棄的「殼」這件事:小狐狸最後轉入的麗麗身體,是個智力缺陷的小孩,這就是第三代李安民在男女主眼裡的本質:是有缺憾的(癡傻)、是未完足的(小孩)、是將就的

也許是為了讓葉衛軍全力協助第三代生成,黃半仙並沒有告訴葉衛軍他最後會復活初代肉身的打算,所以葉衛軍對三代李安民千珍惜萬珍惜,也能與之親暱。可一旦李安民回到初代肉身,不管是葉衛軍或李安民,都對第三代李安民沒有半分留戀。因為三代肉身不是自然受孕而來,內裡確實只有初代李安民的靈魂,不像李懷安那樣有專屬於肉身的靈識,第三代李安民經歷的生活、結交的人情、培養的心性學識,對本我的靈魂來說,都只是附屬的可拋棄的花絮。

 

5當然李安民本人並不知道這個執念會造成葉衛軍跟李懷安的慘劇就是了。不過我想以李安民與葉衛軍的情感模式,就算知道下場,葉衛軍也會笑著說「我OK der~」,然後李安民生死相隨,最終還是會殊途同歸。

創作者介紹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