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文案:

王汀:我只是一個普通公務員。

那邊員警大隊又來借她過去破案。懸案啊,什麼人證物證都找不到,毫無頭緒,只能寄希望于曾幫忙破解過多樁懸案的王汀了。

王汀看了看犯罪現場,將眾人都趕出去,然後在電腦桌前坐下來。

「目擊者電腦桌,請把你看到的犯罪經過如實招來!」

能和固定資產溝通的女主×員警男主

PS:由於只能和價值2000元以上的固定資產交流,王汀在低價位資產當中口碑極差!

 

心得正文:

最近生活忙碌,不太有靜下心來思考的餘裕,偶然間遇見觸動頗深的作品,還是試著來說一些雜感吧。

本文的女主角王汀是一個負責屎缺( 管理單位資產 )的公務員,某天偶然獲得了能與資產們對話的能力,憋悶的生活從此多了資產們嘰嘰喳喳的聲音,也開啟她協助警方辦案的副業。

也許看來風馬牛不相及,但這篇文的核心情調讓我直覺地想到了蝴蝶 Seba的《荒厄》──  都是對現世人性失望得很了,只能轉向眾生尋求溫情。然後帶著「存在即救贖」意味的男主都有虛幻感,《荒厄》的唐晨是提供宗教大愛的唐僧;《物證》的周錫兵則是安徒生童話裡殉情的悲劇玩具錫兵。

差別在於,感覺本文作者的靈魂還很新鮮,所以仍有力氣認真地憤怒;蝴蝶則有一種已經被挫磨地只剩一口氣了,所以選擇蒼涼看淡之感。

 

冷硬派犯罪小說

本文的文案看似歡樂,但內文卻是寫實沉重風格。

小說主軸分為兩線,一線是主角在體制中的身不由己,一線是光怪陸離的兇殺案。在一般娛樂性犯罪小說裡,兇案往往是帶領主角離開沉悶生活的魔毯;但在本文之中,職場與生活的描寫卻恰恰是兇案線最有力的映照──正是那大篇幅的、沉悶而絕望的社會描寫,讓人理解人性何以在世道的混亂壓抑中被激發到極端變態的地步。

作者用冷靜淡漠的筆法描繪出一幅灰暗的社會畫像,那是對群體生活適應不良的個體內心挫折的映照。男女主角儘管各自有無庸置疑的優秀能力,但實際生活中的作為也只能像困在水泥裡那樣艱難地逆水行舟,隻手空拳點滴累積微小進展。

本文冷調中有微光的社會摹寫並不輸卜洛克;在人性混沌間游移但仍勉力持正的辯證也有米涅‧渥特絲式的靈犀。照小說前半表現出來的潛力,作者很可能像 《龍紋身女孩》之於北歐那樣,創造出屬於中國的精彩犯罪小說。

 

難以避免的耽溺課題

只可惜連載途中作者遭到舉報,所以小說後半的大綱被迫整個重設。小說的後半,可能是行文時需要迴避會讓當局敏感的描寫、也可能是自身陷入了被打擊的負面情緒中,感覺作者已無力再保持清明,無法妥善處理情節進展與心理描寫的分際。

所以本應是層層解開謎團的部分,讀者只能看到掌握關鍵謎底的和尚不停繞佛法禪機、以及王汀的妹妹與家人一下像好人一下像壞人前一秒心寒後一秒纏黏的無限猜疑驚懼loop。

與此同時,男女主之間因舊事與各自性格癥結而產生的隔閡描寫地極其深重冷冽,卻又無法建構有力的轉圜,導致後來男女主的和好與種種愛情描寫看起來只像是麻木因應公式所需,完全不能帶給讀者任何救贖感受。

( 男女主到最後像是輕飄飄的紙人遊走在枯澀的世界,倒是呼應了男主的名字「錫兵」在安徒生童話裡和愛人一同被烈火焚燒到只剩灰燼的處境。而讀者甚至無法確定,周錫兵靈魂相殉的對象究竟是前女友李晶還是女主王汀 ? )

這種閱讀的感受就像是看著作者原本能直面深淵、輕靈與黑暗周旋;但中途受傷,導致自身最終跌落深淵,被泥濘情緒纏裹無法脫離。上游的現實凌遲著中游的作者,作者寫的東西又凌遲著下游的讀者,形成了一種宛如共業般的機制。

我不知道在未來,作者是否會有機會有力氣將她原本想寫的東西真正完成,以現狀來看,百萬字小說的前半依然是傑出的存在。但如果你像當時點開作品的我一樣,只是想享受一個短暫放鬆的時光,心情上並沒有欣賞灰暗的餘裕,那我會建議你不要看這部作品,因為其中的沉重會將你壓得喘不過氣,並綿延很長一段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薇拉 的頭像
紅薇拉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