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本文首發於PTT原創版,是呼應版上先前對於關心則亂的小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中眾男角的討論。原來是想著有朝一日將文章整合成針對小說整體的分析文,不過在懶癌下我發現這個「有朝一日」遙遙無期,想補充的似乎也不多,所以決定直接收錄,先這樣吧哈哈......

 

正文開始:

 

世間男子的畫皮
有自家渣爹渣祖父的實例奠基、加上祖母與房嬤嬤一路的思想教育, 明蘭在開始考慮婚事的時候對祖母說, 世間男子好像盡皆披了一層畫皮,難以看出真正好壞。 我覺得《知否》的兩個男配,就是用來驗證明蘭這句話的練習題。
 
齊元寶因為聽媽媽的話捨棄明蘭一直被罵媽寶, 可是我覺得作者其實很珍視齊衡,明蘭人生中的「愛情」功課,是綁在齊衡身上的。
 
齊衡除了條件好、真心喜歡明蘭之外,他的本質是一個世家子弟,血液裡流著對貴族身份的驕傲與承擔。他聽郡主母親的話,不是因為個性軟弱乞求媽媽的愛,而是因為他也認同郡主的理念,那些意見的確就是符合他自身與家族存身立場的金科玉律,跟明蘭聽盛祖母的話是一樣的,因為他們/她們這樣的人, 真的就是得考量到這些那些原因才能好好活著。
 
齊衡敢與母親爭執,他也曾對明蘭說,但凡明蘭肯給他一點回應,他都願意去爭一爭,我不懷疑這句話。就好像明蘭若是熱切地愛上了不適合的人,如果對方肯給予同等的回應,明蘭可能也會為了對方與祖母爭一爭 (但心裡其實認同祖母說的是對的),可若對方無意,那麼即使再愛還是該放棄,不是嗎?
 
愛情的畫皮
如果說看人就是聽其言然後觀其行,齊衡在為了家族放棄愛情之後,確確實實地承擔起立家的責任,而且執行地非常好:
 
他努力上進,不但振興了家勢,也在官場上大大發揮了個人才幹;他善待妻子教育子孫,維持家風清明,為家族興盛綿延打下良好基礎。
 
如果說盛紘是明清社會的士大夫典型,那麼作者筆下的齊衡,就是一個偉丈夫的典型。而作者就是要用這樣一個對女主有真愛、自身也值得愛的男子,來揭開「愛情」的畫皮。
 
人性必然的軟弱
明蘭喜歡元寶嗎? 我覺得有心動(就像她對著元寶的笑臉要默唸男色惑人),但是壓住了沒有發展。 如果明蘭的人生中曾經想過追求愛情,那麼該對象是元寶無疑。
 
就明蘭的角度來看,她孤身來到這個吃人的世界,能護著自己的祖母垂垂老矣,然後在談婚論嫁的人生轉折點,出現了一個從小看到大、完全確知對方各種好條件的對象,而且這個對象真心喜歡自己——
 
如果我是明蘭, 在苦苦掙扎多年後突然遇到這種很像曙光的轉機,不管心中存了多少先見之明,大概也會在某個時刻軟弱、孤獨,會放縱自己偷偷幻想一下遇到白馬王子,擁有愛情同時解除生活危機的可能性。
 
大丈夫的義務連坐
不過明蘭終究是清醒的。就像齊衡愛明蘭,但齊衡壓迫進逼式的追求卻屢屢給明蘭帶來危機,明蘭其實一直都清楚地知道愛情的不可依恃:
 
齊衡的愛是真的,可除了愛情之外,他的心裡同時裝著他的驕傲、他的自我追求、他的責任,這是偉男子人格必有的大志。如果明蘭願意接受齊衡,齊衡是真的可能爭取到以明蘭為妻,可是在娶明蘭為妻之後,如果因為家族危機需要犧牲明蘭,比如迎娶其他家族的貴妾或平妻等,我覺得齊衡也一樣會接受。就像顧二的老爸儘管深愛大秦氏,最後還是為了家族停妻迎娶白氏一樣。
 
這就是擇婿時必須辨別的「愛情」畫皮,問題不在齊衡(齊衡一直就是這樣的人),而是明蘭必須對抗心中對愛情的錯誤期待。
 
明蘭不用等到現實來打她巴掌,就早早拋棄了對愛情的幻想。齊衡最終也做出了權衡捨棄,他完滿了人生的理想與目標,同時也承擔捨棄愛情的惆悵,我覺得他唯一被黑的地方是那個連死三任妻子的設定(真的很沒必要啊),除此之外我覺得齊元寶的人生很完整,他跟明蘭是短暫聚散、各自安好的一段緣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薇拉 的頭像
紅薇拉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