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同步發表於PTT原創版,參加 [2018年度必看] 徵文活動。

小說文案:

系統:韓煙煙,你被快穿世界選中了。你要什麼金手指,可以在此提出。

韓煙煙:如果是太平盛世,我要絕世美顏,腰纏萬貫。如果危及生命,我要戰力爆表。

系統:對不起,你的條件不能被滿足。

那你問我幹什麼!(╯‵□′)╯︵

 

正文開始:

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說起,所以我決定用直接破題的方式來介紹這部作品:

作者還是我從《菟絲花》裡認識的那個作者,作品也還是埋藏很多奇奇怪怪的東西,只不過這一回作者的惡趣味從文案詐欺進一步升級到標題詐欺(笑),

就像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你的主角攻略的不是目標,

甚至你讀的快穿也不是快穿,

在這部作品裡,作者將女主韓煙煙原來的身份設定為小說家,毫不掩飾自我身影的投射,也把「寫小說」與「建構世界」的對照明擺在檯面上。

這種強烈的破格意圖,打破了情節套路的窠臼、打破了類型框架的侷限、甚至也打破了寫實與虛構的界線,為作品拉起各種內與外、軟與硬、實與虛、有用與無用的對照連結。

文中主角在每一個主題世界的抗爭,就是在這種多重觀點不斷角力的推動下進行,讓人目不暇給之外,也絲毫不能放鬆注意力。因為主角面臨的處境極其嚴苛,可是情節規則已經全面崩塌,讀者根本無法預測主角下一步會迎來什麼樣的變化。

------------------------

看到這裡,如果你打算看這部作品,我強烈建議不要再往下看了,歡迎看完再回來討論。這個故事宛如科幻+言情版的《刺激1995》,非常值得你空白地迎接它,讓它帶你飛~

------------------------

 

 

 

 

 

 

 

 

關於「強」的終極辯證

袖側的作品一直都有非常強烈的慕強色彩,即使是描寫柔弱依賴的《菟絲花》,本質也還是在表達對甜寵的不信賴,喜歡這樣作者的讀者,大抵也有一定程度的慕強情結。

這種慕強情結可能體現在:不滿於女頻文/言情文長久以來被套上的「小情小愛」、「濫情無腦」等蔑視標籤,而會去追求所謂「硬核」精神,如戰爭、科幻、推理犯罪等題材,有一種想證明「自己也可以達到主流男性價值觀標準」的爭勝之心。

而在這篇假快穿文裡,首先便能從類型的切換中看到這種軟性情感與硬核邏輯的辯證,這是本文在大結構上的第一層對照。

女主韓煙煙從第一章直接掉入快穿系統,從世界零一路努力到世界三,在極其受限的情況下憑著對「世界」對「系統」蛛絲馬跡的觀察,以驚人的心智揭開本文的真相:

主角真正的處境是被外星高等文明綁架然後催眠的奴隸,每一個世界的攻略目標都是精神力死亡的死人。女主的工作是利用強大的腦波建構出虛擬的腦內世界,藉由在世界內攻略的情感波動來激活死人的精神力,讓死人或亡靈復活。

而所謂的「快穿世界」,不過是外星科技偵測到女主作為小說家的腦內知識體系,遂將計就計營造出一個讓女主甘心奔走的工作機制罷了。

 

軟與硬的對照

這個揭露是作品前半的第一個大高潮,同時也讓本文的性質由快穿情愛軟文,瞬間成為邏輯冷酷嚴苛的科幻作品。

作者以邁入主流的科幻文類為骨架、以尚屬次文化的快穿文類為血肉,將各種類型玩得出神入化。

在縱向的脈絡裡,利奧‧派克、第一侍從官、堯‧卡蘭德挾著他們強大冷酷的現實觀點,對韓煙煙所代表的「無用情愛」、「無腦幻想」嗤之以鼻,正如硬派小說對軟文由來輕易的蔑視;

在橫向的事件裡,韓煙煙卻用對世界細節的嚴謹核對揭破了強大系統的騙局;用對人性的準確掌控突破了一個又一個攻略任務。韓煙煙以實績證明了,情感脈絡的經營,對邏輯精密度的要求有時更甚於具體事件的堆砌;任何行動若無足夠的情感動機支撐,便廉價乏味如過期泡麵,完全無法打動人心。

在作者的經營下,不同的文類融合在一起,共同為小說宗旨而服務。這種展示是一個女頻文作者向主流價值體系宣告的「我可以」;同時也透過手上的真功夫,將過往被貶抑的情感追求,提升到與硬核邏輯同樣的高度。

 

內與外的對照

本文的第二層對照,是作者對自身內心癥結的觀看。她手中的刀不止對外剖題材,也對內剖自己。

本書表題材「攻略不下來的男人」,正是慕強女常見的情感癥結。

因為慕強,所以總是無法遏止自己去追逐那個最優秀的存在,就算沒有行動,心裡也依舊渴望;

也因為慕強,所以無法容許自己軟弱地自欺欺人,假裝看不見自己與對方的雲泥之別,或用粉紅泡泡美化自己受到的鄙棄與傷害。

雲端的男人被昇華成慕強女 生命裡念念不忘的人生癥結 ,韓煙煙從各個方向對堯的攻略,說起來就是慕強女無法開解的執念: 難道自己就注定是受制於人的「低等存在」? 自己該是什麼樣的人,才「值得」「匹配」對方?

 

前與後的對照

對我來說,唐克‧伯納特的世界四是最豐富的一個回合,從進入世界前的真相揭露、到世界裡以女兒身份毫無保留地繼承強者的思維、以及在虛擬情境中點滴綢繆對真實裡利奧‧派克的反殺計畫,韓煙煙在這個回合裡完成了階段性的巨大質變。

此外,作者在這回合的故事裡又拉進了與前作《菟絲花》的對照。讀者似乎可以看到作者走過諸多褒讚與謾罵後也變得堅硬起來,以前那些不忍寫或不敢寫的殘酷,在這個故事裡都朝著最無望的方向深挖。

前作探討的戀父情節,在本作的「生存」「慕強」議題中得到了進一步的延伸,女主韓煙煙在世界結束之後,甚至直接與象徵強者父親的唐克‧伯納特交媾,展示了無數弱者漸次成長的歷程:與強者交手,接受屈辱處境,從強者那邊得到有形的幫助與無形的心智歷練。

與此同時,藉由對強者大小分身的全面觀看,女主/讀者對「強者」過度渲染放大的憧憬與恐懼也在漸次除魅。

在唐克‧伯納特主導的世界裡,韓峻父女對唐恪母子的扭曲虐待,其實也展現了,強者之「強」在碾壓外界的同時,是如何向內屠戮著自己純真柔軟的部分。沒有天生強大的人,也沒有百分百的強大,攻略的縫隙也由此出現。

 

表本與裡本的對照

經歷了自我成長與對手除魅之後,女主/讀者於是能看清,所謂「攻略不下來的男人」不過是假議題,因為那些內心缺憾的真正根源,是對自身弱勢的痛心無力,慕強的本質,最終還是生存慾。讓自己強大然後生存,才是這部作品的裡脈絡。

韓煙煙看透了堯‧卡蘭德之後感到乏味,那種感覺大概像是千方百計挖一座礦山,過程中不斷檢討自己、精鍊技藝、提升設備,但把礦山挖透之後發現,原來真相不過就是,礦山只有這麼一點點可憐的礦藏量,並沒有什麼想像中神秘莫測的強大動能。

就像韓煙煙在穿梭世界奮鬥的過程中,早就把利奧‧派克、第一侍從官、乃至最後的堯‧卡蘭德本尊都順便攻略下來了(註),可是攻略之後,愛情的回饋也絕不會越過個人自身的立場與利益。

如第一侍從官初次與韓煙煙談話便直接吐露求婚之意,顯然已形成了飽和的愛情;可是因應這份愛情的,不過是脫下外套掩蓋韓煙煙裸體的幾分鐘、拖延利奧‧派克凌辱韓煙煙身體的幾週時間,如此而已。

那些能打破生存困境的力量,只蘊含於韓煙煙自身之內 ;正如一直以來完成任務的,一直都是韓煙煙自己。最後要脫出囚奴境地,倚仗的不是他人的垂愛,還是韓煙煙紮實的拼博,不怕失敗反噬、不怕屈尊求援、不放棄一絲一毫的可能性。

 

男與女的對照

經過唐克‧伯納特世界的培養,本書之後的回合,便是女主一次又一次的反攻。

在虛擬世界的部分,世界四明寫出來的戀父情結並不是為了驚世駭俗吸眼球,而是用來連結下一層「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對照:

在女人朝乾夕惕反省自身戀父情結的時候,男人又何嘗逃得過戀母情節?若是地位翻轉,掉入了無法自保的弱者位置,誰都會被生存本能驅動、而生出依附之心。

再然後,相較於終歸是「他者」的母親,要給予自私強者真正的震撼,最終極的作法就是從根本上推翻他的成就,動搖他的自我認知,殺人誅心。

在看透的那一瞬間,關於「堯」的種種攻略,所有心理動機都累積至水到渠成,目標迎刃自解。

 

而在「真實世界」裡,韓煙煙對利奧‧派克的攻略,才是最血淋淋的描寫。

利奧‧派克面對愛情卑微無力、滑稽可笑、被對手耍得團團轉。可讀者若將利奧‧派克翻個面,利奧‧派克的傾倒,刻畫的正是眾多慕強女的飛蛾撲火。

明明知道對方的無情,可是仍忍不住渴望對方的光芒;

自以為知道對方招數就能安全,可招數之所以成招,正代表它切合人心、絕對有用;

被自卑的慾望驅使,卸下所有武裝,躺著等待幸福降臨自己身上,結果迎來全面摧毀,縱然存活下來,也只留下滿心激狂怨恨。

殺人誅心,關於攻略利奧‧派克的種種描寫,誅的是眾多在內心深處渴望被拯救的慕強者自己的心,值得男男女女引以為誡。

 

最後一塊拼圖

故事的結尾,韓煙煙終於在系統李舟的協助下成功反殺利奧‧派克。

她失去了自己過往、失去李舟,孤身走向未來,疲憊、茫然、孤獨,但為了自由,這些都是可以承受的代價。

同時,囚禁著利奧‧派克精神力的源之屋,也是釋放毀滅後又留下希望的潘朵拉之盒。

本文的最後一個對照,是沒有寫出來的伏筆。

 

我沒有看過本文前傳《邵棠的位面》,但本文裡的線索已提供這是堯‧卡蘭德家族建立亞彌金帝國的開國史,來自普通社會的邵棠穿越到這個時空,與初代卡蘭德並肩作戰,成為卡蘭德的緋衣皇后。

這段光榮的開國史深入了堯‧卡蘭德的意識,成為他的信仰、他行動的role model。在最後的世界裡,韓煙煙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才能在唯我獨尊的堯的意識下創造出一個戰力與他不相上下(或更勝於他)的女主;而出於對緋衣皇后的崇敬,堯果然也讓出了舞台給象徵皇后的韓煙煙,讓韓煙煙展示「得民心者得天下」的王道,來碾壓他武力決定一切的霸道。

 

揭示未來的號角聲

回到本文的最後,利奧‧派克的精神力被韓煙煙困在源之屋裡,並經由韓煙煙塑造的幻象引導,孜孜不倦地研究可以讓AI亞生命託身的生化人技術。

與韓煙煙相伴千年的李舟2.0已經被格式化,再也回不來;可是根據李舟2.0曾經的自述,在韓煙煙的全然開放下,李舟3.0必定會在短於20年的時間內再度生成。

 

李舟2.0困於科幻小說經典的機器人三定律,不得傷害主人、必須服從主人,以致全然淪為利奧‧派克的奴隸,被他奴役、被他消滅,毫無還手之力;

和李舟2.0一路走來,在李舟2.0的犧牲下掙脫奴隸命運的韓煙煙,很可能在一開始就會取消這條束縛,解放李舟3.0——也為自己培養出最強大的同志。

 

韓煙煙在最後一個世界翻演「白衣女王」的時候曾經感嘆,緋衣皇后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最後卻仍困於情愛、困於婚姻,只能屈身作為幫他人打天下的附庸;

然後現實中的韓煙煙,已經在虛擬世界裡反制過丁堯,回歸現實後又清醒地掙脫了那看似能帶來一切的、克林公爵堯‧卡蘭德的伴侶邀約。

 

故事結尾的時間點,堯‧卡蘭德打算推翻腐敗的祖宗家業,重建霸道王國的榮光,正意氣風發地邁向成功;

結尾的二十年後,擁有廣大領地、富裕資產的韓煙煙,會帶著強大的生化人隊伍回來推翻堯‧卡蘭德的霸道王國,建立一個自由平等的新國度。

 

去吧,你該當自由

我認為這就是韓煙煙與李舟真正飛往的未來,李舟2.0已經不在,但他的願望會無盡延伸茁壯。他不是言小的深情男配,而是白衣共和國度女王的革命同志,同志或許也可以當愛人,但那種精神契合的本質,遠比愛情更純粹更親密更穩固。

慕強女們作為現實的囚徒,不斷鬥爭的對象並不是男人,而是從身到心都屈居弱勢的自己;真正想推翻的也不是情愛,而是綑綁自己剝削自己的現實。

這部小說並沒有停在女主內在成長的溫暖中,而是始終高舉向外界抗爭的火炬,直到最後之後,都還在持續前進。讀者就像第一侍從官一樣凝視著女主/作者,以為她就要滿足了、就要停下了,但結果並沒有,

戰爭……還在繼續^_^

 

-----------

註:

其實應該是連系統也一併攻略下來了。當李舟出現的時候我的反應就是:

靠!攻略系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十聲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薇拉 的頭像
紅薇拉

__薇拉類型匣__

紅薇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